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温赤,赏心乐事十六题1.0

元宵贺礼,occ预警,可能架空,架到哪了我也不知道,题与题间基本无联系,微剑蝶
从温赤相识,相知,相惜,相守的过程
https://shimo.im/docs/JE7c8J9izGQnjyDE

石墨链接

第一题:清溪浅水行舟
一尾小舟伴随若有若无的几声鸟鸣,悠悠荡荡地漂在溪里,风过花摇曳,落英随水去。
赤羽信之介站在船头,一身黑底红纹,稳重又贵气,绿眸掩光,不怒自威,朱发服帖地顺着笔直的身段垂下,却平添柔和,盛在这温柔春景也不失为一幅好画。
水底不时略过几条游鱼,看起来对阻挡去路的小舟极为不满,赤羽看了一会回过神,沉默了片刻,那道蓝色人影自从上船就一直舒舒坦坦地卧在那里。
“耶,既然军师大人初来此地,那就让温皇做一回向导吧”
好像这人是这么说的吧,赤羽微微思索,此地向导的意思就是从躺着的地方起来,然后换个地方躺么。
如果此时赤羽再多熟悉一点温皇,大概就能理解温皇说出这句话时,凤蝶倒茶骤得一顿的手。
打断赤羽沉思的是船身一阵摇晃,溪水浅,船底触到水底卵石在所难免,但练武之人要是这样落水,传出去赤羽就不用回东瀛了。
然而令赤羽没想到的是身后突然伸出的一只手,轻轻地扶了一下他的腰,又飞快,仿佛礼貌地收回。
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纵使知道对方是好意,赤羽还是左眉一跳,
“神蛊温皇!”
“军师大人息怒啊,温皇没有备换洗的衣物,落水要得病的”
下一刻印入眼眸的就是一双笑吟吟的小眼睛,大概从此刻起,赤羽心里开始有了这个念头,这个人可能很欠揍。

第二题:微雨竹窗夜话
上神蛊峰的时候天空就开始飘细碎的雨丝,但一点微雨浇灭不了赤羽的怒火,
“神蛊温皇!”
看着面前悠哉悠哉摇扇的人,赤羽只觉得肝火更旺,
“是何事能让军师大人如此动怒,甚至不惜连夜赶上吾神蛊峰”
“神蛊温皇你装疯卖傻的演技可以再长进一点,”赤羽不理会神蛊温皇的调侃,冷冷地扫了一眼桌上那对两人第一次见面用过的龙凤杯,“你不是早就知道我会来。”
可真有本事,神蛊温皇,当初捏着龙杯,反而给自己凤杯,
“何必多讲废话,蛊毒的解药,拿来!”
“哎呀,军师大人现在也算是命悬吾手,却是依旧一点也不客气啊”温皇拿扇半遮笑意,语气却轻佻得明明白白,
“你想借解药让赤羽信之介低头!”
“天地良心啊,温皇对军师大人可从未有过如此非分之想,”
赤羽看着眼前的人拿着手中的扇又是指天又是指地,心中满是冷笑,
“赤羽,对你,吾可是赤诚以待”
“伤我部下,助我敌人,阴谋算计,不惜用毒,温皇的赤诚可让人难以消受”
字字咬牙切齿,一条一条列举眼前人的罪状,手中的折扇已经难耐,赤羽再次告诉自己不能一扇子糊在神蛊温皇脸上,但那笑得一脸无辜的表情,真是让人恨得牙根痒,
“军师大人,愤怒只会让人做出错误的决定,你燥进了,”温皇依旧拿不痛不痒的话激赤羽,“解药,我会给你”
“说吧,条件,”赤羽索性背过身不去看他,
“未想好,”神蛊温皇看着那抹赤发朱衣,眼里的精光一闪而过,“就当温皇向军师大人讨个人情”
拿过解药,赤羽转身就走,人情?毒倒了别人再威逼别人以利益换取解药也叫人情?
“军师大人,”慢悠悠的声音自后传来,赤羽脚步一顿,又闻,“雨夜天凉,早些换身干的才好”
惺惺作态的人,赤羽信之介狠狠在心里念着,
哈,骄傲的凤凰,神蛊温皇满心的,愉悦啊!

第三题:暑至临流濯足
和神蛊温皇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得以缓和的,赤羽记不清了,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惺惺相惜
“啊赤羽先生”
“凤蝶姑娘,”赤羽一点也不意外是凤蝶出来迎接,毕竟要让某个人走到还珠楼门口已经是难上加难了。
“主人在后山”
“多谢,凤蝶姑娘不必为在下劳烦”
什么时候自己对还珠楼的构造也能这样熟悉了,赤羽摇摇头,轻车熟路地避开机关就往后山去。
“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
久住青山无白眼,巢禽兽穴四时训。”
老远就听见诗号的赤羽,心道温皇估计也是知道他在附近了,待到他在温皇身边站定,
“温皇先生倒是越长越回去了”
“军师大人不怕热,温皇却是暑天难耐啊”
看着温皇赤足浸在溪水里,时不时挑起水花,赤羽又感到了无奈,每次面对这个人,多多少少都有莫名的无奈,忍不住脱口而出,
“以前真想不到神蛊温皇竟是个小孩子心性”
温皇听他拐弯抹角地说自己幼稚,仰头看了看裹得严严实实的赤羽,
“军师大人是不懂温皇的愉悦啊”
这个人怎么老有事没事就愉悦,赤羽开始觉得自己今天不该来,让他一个人在这愉悦着不是更好,
“正好我也不想懂这份神蛊温皇的愉悦”
“耶,男人是最受不起挑衅的生物”
赤羽闻言心中一惊,连忙想抽身后退,谁料想平时懒懒散散的温皇此时出手极快,一把抓住他的衣袍用力往下一带,
顷刻间,水花四溅,
“神蛊温皇!”
赤羽笃定了今天不该来找神蛊温皇的念头,否定了之前的什么惺惺相惜,并开始考虑眼前人的死法。溪水不深,只没到小腹,但衣物无疑是湿透了,溅起的水珠顺着脸庞流下,赤羽刚要抬手去擦,却有人快他一步,
温皇看着湿漉漉的赤羽,心情就好上几分,全然不顾接下来的后果,看着水珠自他脸上滑下,便理所应当地抬手帮他拂去,接下来心情更好地看着赤羽愣在水里,然后再听见,
“神蛊温皇!!!”
赤羽一向保持着自己的好修养,修养让他忍住不用朱雀天火,再接一招赤鸿飞羽,最后一刀劈在神蛊温皇头上,于是他冷哼一声,抬手抓住神蛊温皇的领子,
又是,“哗啦”一声,顷刻间,水花四溅,
神蛊温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至于全身滴水的两人怎么回去的,这又是后话,但是据某位知情人士四毛先生透露,凤蝶把某人数落了个遍,特别是某人带着赤羽先生一起胡闹的恶劣行径。
然而再据知情人士酆先生透露,四毛先生已经被剑十一送上了天。

第四题:雨后登山看楼
神蛊温皇看着手中的邀约,军师大人能主动邀请他自然是欢喜,但是这个邀请的内容嘛,羽扇顺从地遮住主人半张带笑的脸,有那么点报私仇的意味在里面。
雨后共登山观景,这个对别人来说当然是好的,雨后的山林清幽静心,一口吞吐出浊气,入肺的都是山中特有的芬芳,但是对神蛊温皇,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坐就不站,能卧就不无奈的人来说,真是,太辛苦了。
“主人,此次上山请务必不要太劳烦赤羽先生”
想起出门前凤蝶郑重其事地嘱托,神蛊温皇决定暂时不作出幺蛾子,
赤羽回头看了一眼慢悠悠走着的温皇,暗暗思量说今天神蛊温皇安静得真是反常,
“军师大人真是会体贴人,知道温皇走不快山路还特地等”
赤羽知道他又在开自己玩笑,也不恼,
“温皇先生,干登山略显无味,有没有兴趣赌一把”
“军师大人总能恰到好处地挑衅到无聊中的温皇啊,小赌宜兴,大赌玩命,不知军师大人要赌什么?”
赤羽合拢手中的折扇,轻轻扣在手心,
“登山嘛,自然是赌谁先到山顶才有趣味,输的人便要答应赢家一个条件”
“温皇这薄弱的身躯,怎么比得上军师大人练武之人,军师大人这是恶霸的行为啊”
“哈,你怕了”
“耶,温皇最爱的就是逼命的刺激,又怎么会怕”
“另外我是与神蛊温皇打得这个赌约,不是秋水浮萍任飘渺”
“军师大人,你这是趁火打劫啊”
当神蛊温皇到达山顶的时候,赤羽已经轻摇折扇站定等他了,临近晌午,雾都已经散了不少,只有几丝几缕还与山头缠绵,登高而望,高楼只是天地一粟。
“你输了”
“输,真是一个刺耳的字眼啊”
话中表达是有不干,然而语气依旧不紧不慢,脸上也依旧是那真诚的笑容,
“军师大人想要温皇做什么”
赤羽看了他片刻,淡淡地吐出一句话,
“归顺西剑流,随我回东瀛”
风轻云淡,却改变中原,苗疆与东瀛的格局,
“哈哈哈哈,温皇何德何能劳烦赤羽大人如此牵挂”
“无德,却有布局天下之能,不把你放在我眼底,我不能安心”
“那为了让军师大人安心,温皇怕是义不容辞”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前四题小剧场
神蛊温皇:呀,军师大人,人家要和你回东瀛了
赤羽信之介:我心里是拒绝的
凤蝶:主人你去登个山就把自己整个赔出去了??!
剑四毛:丈人爸!一路走好!
任飘渺:剑十二!
副楼主:楼主!!楼主你麦走啊QAQ

TBC









评论(1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