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温赤#温赤赏心乐事十六题2.0

元宵贺礼,occ预警,可能架空,架到哪了我也不知道,微剑蝶,潇酆

https://shimo.im/docs/uQ221SMQyIQM7ur0
石墨链接

第五题:柳荫堤畔闲行
“主人,在东瀛要自己小心,不要那么随心所欲的,东瀛不比中原,也不是苗疆”
“我说蝶蝶你担心他干嘛,大事肯定没有,别懒得把自己渴死饿死就好了”
没事可做,在凤蝶身边瞎转悠的剑无极情不自禁地开始作死,闻言正在整理行李的凤蝶连忙狠狠地掐了一把身边多嘴的人,换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闭嘴,去练你的刀,练不好别来找我!”
剑无极又是一阵哀嚎,
“蝶蝶——”
“《六脉神剑》是一本好书,指剑也更为方便,凤蝶我觉得你可以读一下”
还没等剑无极表达完他的抗议,就看见神蛊温皇一手拿着书一手向他的方向比划,立马噤声,滋溜没了人影。
凤蝶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到依旧闲散地卧在椅子上的神蛊温皇,刚泛起的担忧瞬间烟消云散,又塞进一件衣物,担心主人做什么,该担心的是赤羽先生,
“凤蝶,其实你可以跟我去东瀛的”
温皇放下手中的书,一脸真诚地看向凤蝶,后者低头巧妙地避开了期冀的目光,
“还珠楼还有些事物没有打理,”将最后一件物件安放妥当,凤蝶连忙示意告退,
温皇看着那远去的紫色身影,拿起手边的羽扇,跑得倒是都挺快的,这点小心思,还珠楼事物没有打理,百里潇湘和酆都月的工钱都是白领的么,分明是剑无极练刀正在关键时候,担心才不肯离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突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的温皇眯了眯眼,
“再眯下去大概眼睛要没了吧”
“军师大人,你这是人身攻击”
“本师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赤羽扫了一眼旁边鼓鼓囊囊的行李,凤蝶的确是个细心的姑娘,但他更愿意相信是因为某个懒出新境界的人,让凤蝶不得不去细心,“东西收拾好了,那就动身吧”
示意同行侍从提走温皇的行囊,赤羽转身便走,
“唉,军师大人真是雷厉风行”
“神蛊温皇,废话讲再多本师也不会给你转圜的余地”
温皇慢吞吞地从卧椅上下来,再慢吞吞地挪到赤羽身边,带着一脸笑意,
“温皇不想有转圜的余地,只想与军师大人共行一段罢了”
“别想耍什么花样”
“耶,军师大人多疑的毛病改一改才好”
春来时,柳色入新,渡口边总是柳絮纷飞,离人依依,今日一红一蓝两道并肩的身影格外吸引人注意,
“军师大人,你可知在中原,离别之时都会折柳相赠,以表达挚友惜别之情”
赤羽默默地扫了身边人一眼,
“第一我们不是挚友,第二你也不是中原人,第三不是我给你送行”
“军师大人可真无情,眼看着温皇就要背井离乡,流落在外,孤苦伶仃,身边无一亲朋好友……”
眼看着温皇把楚楚可怜演得越加投入,赤羽实在被他碎念得头疼,抬手折下一根柳条递给他,柳枝上白融融的柳絮一朵接着一朵,
神蛊温皇接过柳条,望着快步走向渡口的赤羽,嘴边笑意盎然,
哈,外冷内热的军师大人,当然是温柔的人啊。

第六题:花坞樽前微笑
整个西剑流上上下下最近十分热闹,鸡飞狗跳,流内突然增多多种多样的蛊虫让各成员惊喜连连,虽然都是习武之人,但如果某天早晨睁开眼看到硕大的蜘蛛从自己头顶顺丝垂下,换谁都会沉默到以为自己没睡醒,又若是抬头就看到房梁上蜿蜒着各色蛇类,换谁都要脊背发麻,还有乱七八糟的蜈蚣,毒蝎,蟾蜍,西剑流一时间除五害的氛围浓烈。
赤羽大人很头疼,而这个头疼的始作俑者正故作乖巧地,正正经经地坐在他面前。
神蛊温皇显然是不记得前往东瀛时凤蝶说的话,励志把给西剑流添堵的工作做到极致,
“军师大人专程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做的一手明知又故问,
“神蛊温皇,你就不能安分一点”
然而赤羽知道安分是不太可能的,以前不论在还珠楼还是神蛊峰,温皇安分的大多时候不是躺着看书就是坐着喝茶,时不时逗逗凤蝶,教训一下剑无极,现在到了东瀛,语言不通,即便神蛊温皇肯学,无论要读懂书籍还是流利地与人沟通都需要时间。
而西剑流的决策,又绝不能让神蛊温皇来操手,做跑腿的小事,谁又能使唤得动懒悠悠的神蛊温皇,赤羽在心里更无奈,
“军师大人,神蛊温皇感觉无聊又寂寞,只好召唤点熟悉的伙伴相陪,谁知道他们太调皮了”
神蛊温皇掩面一笑,一脸真挚,表明自己并非有意将可爱的小动物放了出来,又是怎样一个不小心没看顾住让它们逃之夭夭,
“把你的蛊虫都收回来,去外面走走吧”
“能得军师大人相陪,是温皇之幸”
温皇的笑意更浓,自从赤羽回到东瀛,就一头扎进了西剑流繁忙的事务,自己仿佛被遗忘了一般,一向以诚待人的神蛊温皇受到如此冷落表示不满,于是顺手就将这份不满化成倒霉播撒给了西剑流众人。
三月的尾声,樱花正盛,美好的花期已至,树树都好似经过了粉雕玉琢,举起花冠,联袂成粉云,赤羽为了避免自己的部下再受风云碑上天下第一毒的迫害,英勇地带神蛊温皇出来赏花了,忍不住赞叹到底是故土的樱花,中原的江山的确秀丽,但还是眼前的这抹粉红留在了自己的记忆里,镌刻在心上,自己因为西剑流太久太久没有这样赏花了,
温皇眯起了眼,暖风虽然平添倦意,但已经睡意全无,他清楚地感受到赤羽的放松,令他有些意外,赤羽和他相处时总是带有点若有若无的防备,现在的赤羽整个人笼罩在一片明亮的粉色里,一向威严的军师大人此刻沾染了柔和,面目上渗出一丝笑意,协调得不得了,漂亮得不像话,情难自禁啊,军师大人。
觉察到炯炯的目光,赤羽带着疑惑回头,看见温皇死死地盯着自己,
“神蛊温皇,将注意力都放在本师身上么”
“耶,那是当然,军师大人真是让我思念万分啊”
“神蛊温皇!你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挑衅本师!”
“冤枉啊,温皇一向以诚待人”
油嘴滑舌,装腔作势,赤羽冷哼一声,心里又给温皇记上一笔,
而身负数十条罪状的人正在飞舞的樱花雨里笑得满足快乐。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五六小剧场
东瀛场,虫害发生时,
西剑流众人:军师大人,求你了去管管啊,过不下去了要QAQ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工作压力太大对身体不好,还是和我出来走走吧
赤羽信之介:哼

还珠楼场
百里潇湘:哼哼,这个黑心温仔终于走了
剑无极:哼哼,这个黑心老丈人终于走了
酆都月:说楼主坏话,今天你睡地板
凤蝶:说主人坏话,今天你跪榴莲
百里潇湘&剑无极:QAQ?!



TBC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