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红翎X木魅|焚(上)

现代架空,妖界私设occ预警 @葱的一百种吃法 送给葱葱老师的红木,麦嫌弃哈哈


木魅刚进组的时候,红翎就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主公搞什么?这里是黑帮,不是小白脸收养所,
仿佛是感受到炯炯的目光,木魅眼神淡淡地扫过来,与红翎对上,平淡无味又不起波澜的眼神让红翎不屑地移开了目光,
切,毫无斗志的人。
红翎自认为是讨厌木魅的,理所应当地认为木魅也讨厌自己,木妖怎么会喜欢火妖,
“你看木魅不是更喜欢与薄寒君你搭伙”
“那是因为红翎你太自我为中心了”
薄寒君看都不看眼前这个红通通的身影,脱口而出,
“什么?薄寒君你是不是欠揍”
“我说事实”
“呵”
红翎冷笑一声,转头就去找主公了,
“主公,我想和木魅一起出任务,呦木魅,真巧”
正在批阅文件的胧三郎闻言挑了挑眉,停下手中的事务,抬头看了看自己的部下,赶巧木魅抱着一叠文件就走进了办公室,无视了红翎的招呼径直走到主公面前,将文件轻轻放在桌上,
“主公,您要的都在这了”
“木魅!你这什么意思!?”
“红翎,在主公面前不要大呼小叫”
“木魅你不要仗着主公宠你就肆无忌惮!”
这是在争宠么,什么措辞,胧三郎差点笑出来,但为了家长的威严还是压了下来,看看眼前的两人,惯来冷静犹疑的木魅,一向冲动果断的红翎,突然来了兴致,这算不算一种互补?
“木魅,听说最近有很多混混骚扰我们势力下的店铺,你和红翎去处理一下”
“是,主公,”木魅和红翎微微俯身鞠躬。
骚扰店铺?是为了挑衅示威,想抢夺地盘么,还是为了引起主公注意,想对主公不利……
木魅边走边思索,脑海里细细地列出对方所有可能的目的,然后开始一一筛选,思索对策,直到红翎挡在了他身前,
“你是不是听不到人说话?”
“没有”
“那就是听不到我说话喽”
“没……”
有字还没有出口,红翎就动手了,拳头直直地砸向木魅,木魅侧身躲避,然后又迎来一拳,一个执意进攻,一个有意躲闪,一时间两人僵持,
红翎一路将木魅逼到墙角,木魅越不还手,他就越窝火,几个意思?看不起他么?一拳头打在墙上断绝木魅躲闪的后路,另一只拳头就往木魅小腹上招呼,
木魅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不是不知道红翎对自己意见很大,而且脾气上来了还特别小孩子性,他对这样的红翎能避就避,可是红翎偏偏喜欢有意无意地找茬,就像现在,
为了自己肋骨的安全,木魅出手了,但也只是阻止了暴走的拳,
“红翎,不要闹了,正事要紧”
“不需要你,我自己可以摆平”
红翎看着被木魅轻松截住的拳头,不得不承认,木魅还可以,于是更加愤闷,收回手,掉头就走。
木魅看着赌气走掉的人有些无奈,刚才好像是某人说要和自己一起出任务来着……

总得来说红翎的武力不差,但是太单打独斗有时还不愿意思考,就像他现在不管不顾地四处挑衅找人,木魅从探子那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又是叹气,默默地在心里划上了四个字,打草惊蛇,
“派几个人,跟着红翎,不要在明面上,有事立刻回报”
木魅一边派人关注红翎动向,一边开始配合红翎的行动,着手调查店铺附近混混的来历,在暗地里施压驱逐。
明暗两线合作,双管齐下,将挑事的人处理的差不多,但总有一股势力依旧无视警告滋生事端,木魅看着报告锁着眉头,在背后扇阴风搞鬼,不忌惮身为妖族的他们,这是个有纪律的组织。
“先不急着进攻,顺藤摸瓜,全部挖出来,连根拔起”
“可是……木魅大人,”回报的探子战战兢兢,
“嗯?”木魅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红翎……
“红翎大人已经杀过去了”
木魅头疼,
“带上所有能调动的人跟我来,开战了”
木魅带着人急赶,一惯以冷静自持的木魅此时对红翎也不禁暗自咬牙,如此莽撞的人怎么活到今天的,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一片狼藉,
黑帮冲突不是混混打架,基本是刀枪棍棒,真枪实弹地上,红翎的人早就和对方打成了一团,无奈对方的人要多得多,竟然成包围之势,
“快点支援,”木魅一声令下身后的人纷纷冲出去,“红翎——突围”
听到木魅的声音,红翎飞快动作,一箭发出,上前的人立马倒下,两队人马里应外合撕出一个口子,木魅找到红翎,
“走!我们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他们的支援还在过来”
“我们的支援也在路上了,只要再撑一会就能一网打尽,对方首领是一只山魈”
木魅闻言一愣,难道红翎自己做饵打先锋?
“好”
不知道哪来的默契木魅迅速领悟红翎的计划,看着他转身牵制敌首,木魅杀进人群全力配合,只要有土地,木妖就有优势,
“森罗万象•盛开”
树枝听从主人的吩咐,蜿蜒而来,一时间控制全场,敌人受制,行动不便,人数压制的优势被削弱。
这样下去没问题,木魅虽然身处人群,却纵观全局,而他漏算了一点,山魈从来是力量型的一族,或许是因为有红翎的牵制,他更加放心,
“木魅!躲开!”
木魅心下一惊,却已经晚了,山魈不知道怎么的突破了红翎的防线,直冲着木魅挥拳而来,分散的枝条来不及收拢,单单几根阻挡不了山魈的进攻,山魈用尽全身蛮力的一拳直接打在木魅腹部,木魅重心不稳直接飞出战圈,树枝瞬间停止行动。
“木魅!!”
“干掉那只木妖,”山魈见一击得逞,立刻下令让手下围攻木魅,回头挡住红翎露出嘲讽的笑容,“那只木妖死定了,你救不了他”
“滚开”
红翎暴怒,虽然不喜欢木魅,但他认可木魅,他的确失算人数,不是木魅赶来,别说支援,可能不久前他的人就都得趴下,如果木魅在这里出了事,他也没脸回去见主公,没脸呆在组里了,
愤怒会使人做出错误的决定,红翎放弃了早就不知道去哪的弩,改为和山魈肉搏,挥拳的章法有些混乱,但好在平时打架的经验充足,就算再过一时半会山魈也不能将他如何,
但木魅等不起了,刚才的一拳震得他五脏六腑都在颤抖翻腾,更要命的是震碎了妖源,整个头嗡嗡作响,围攻的人越来越多,一个倒下了一个又补上,好虎架不住群狼,又吃了几下的木魅觉得力不从心,
红翎,真是要被你害死了。
眼看着一波一波人群涌向木魅,红翎快要炸了,心里狂骂薄寒君简直龟速,然后一拳打开山魈,飞身过人群,挡在木魅身前,
“你做什么??”
“救你”
“你看清楚了你是救我么”
木魅忍着疼痛,觉得要被气死了,是不是真的上辈子他欠红翎的,两个人被层层包围,留在包围圈外的人也被制服得七七八八,山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来,送这对苦命鸳鸯下地狱吧”
人群又围了上来,红翎尚能抵挡,木魅已经挣扎不能,眼看木魅要被从自己身边扯离,红翎伸手要救,却又受阻拦,逼命之际,只听远处一声,
“木魅,薄寒君来了!”
“靠!神经病!”
红翎爆粗口了,妖你个肖仔的薄寒君,紧接着就看到组里的大批人马碾压而来,轻而易举地打散包围。
局势反转得太快,山魈来不及反应,已经被突然冲出人群的红翎一拳揍在脸上,
“这是替木魅还你的”
红翎冷漠地又是一拳,
“还是替木魅还你的”
当薄寒君稳定了局面,将木魅送上去医所的车,红翎还在替木魅还山魈一拳又一拳,看着山魈肿起来的脸,
薄寒君在心里默念,什么时候红翎和木魅感情这么好了,这是打一还百啊,以后千万不能因为木魅惹红翎啊。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惯例剧场
医所里的木魅:红翎你做了什么,薄寒君看我眼神怪怪的
探病的红翎:我替你打了山魈一百拳
木魅:嗯,谢谢
薄寒君:我总觉得我被秀了……


评论(1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