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金光同人|【拆旅馆什么的不是不可能】第四章

主:温赤
含:兔狼、史藏、雁俏、空网空、蟹牛、杏默、剑蝶
微:宫伊、潇酆
现代,occ属于我,中长篇,cp大乱炖,tag出现哪些人物就打啥
石墨链接:https://shimo.im/docs/D9fIzSeQEtUMTCYc

旅途遥远的后果就是还未到目的地,车上已经睡了一片,温皇在赤羽闭上眼的那一瞬,就笑眯眯地蹭过来,和俏如来提出了调换位置,以至于赤羽醒来发现自己靠在了温皇肩头,
“赤羽大人睡的可好?”
“不好,搁得慌。”
哦,温皇眯了眯眼睛,这是在嫌弃自己穿衣显瘦,脱衣没肉是么,随即回头端详了一下俏如来的身材,赤羽喜欢这样的?
“可温皇的肩膀都已经被赤羽大人压麻了。”
赤羽看着邻座的人一脸委屈地活动肩膀,好像是受了天大的欺负,怎么,是变相地埋怨他太重了是么,好个神蛊温皇,
“说明你该多锻炼了,神蛊温皇。”
车停下的时间恰到好处,赤羽扔下一句立马起身要下车,然而赤羽动作再快也还是比不过温皇回嘴的速度快,
“耶,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赤羽大人啊!”
“神蛊温皇!你什么意思。”
赤羽回头看懒洋洋地瘫在座椅上的神蛊温皇,并且决定只要他敢说出一个“胖”字,自己就一扇子劈在他头上,
两人对峙,车内的氛围一时间紧张紧张,刺激刺激,在场众人齐齐屏息,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千雪,这对夫夫拌嘴也好吵架也罢,敢看温皇和赤羽的八卦最后肯定吃不了兜着走,于是他给天地不容客使眼色,
藏仔——溜了溜了,
天地不容客接收成功并且心领神会,拉着史艳文脱离战圈,然后是紧跟父亲的俏如来,兴致缺缺并挂在网中人身上的戮世摩罗,最后是提了大包小包东西的银燕,
众人陆续下车,最后留下只要赤羽大人炸毛就很愉悦温皇和不能理解某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赤羽,大眼瞪小眼,
“飞醋吃完了没有。”
“真是知我者,赤羽大人也啊。”
“俏如来为什么会来我不知情。”
“我哉啊,”温皇起身,不动声色地去揽赤羽的腰,然后不出意外地被赤羽的扇子拍掉,“温皇请赤羽大人看一出好戏。”
“千雪又要倒霉了?”
温皇不回答,自顾自牵起赤羽的手拉他下车,心里美滋滋地为赤羽大人和他的默契点赞,
另一边赤羽被他拉着,看着温皇以诚待人式的笑容在心里为千雪孤鸣点蜡。

事实证明,赤羽的公正严明限制了他对温皇能怎样作死的想象力,温皇的好戏坑得可能是一个人,但倒霉的一定不止一个人,
首当其冲的是俏如来,
“师弟。”
当一行人终于磨蹭到海境旅馆,刚踏进门,俏如来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称呼,
“师兄?你怎么在这?”
“师尊总说用思考代替发问,”上官鸿信慢慢走近,随之而来的还有喧嚣的风,“我不喜欢你的不告而别。”
师兄说好哄也好哄,说难琢磨也难琢磨,俏如来一个头两个大,
“精忠,这位是?”
说巧不巧,偏偏这时拖着旅行箱走在后面的天地不容客和史艳文也到了,见自己儿子与一个外表出众的陌生男子交谈,史艳文还是好奇地问出口,
“啊爹亲,这是我的……”
“男朋友。”
抢答环节,上官鸿信略胜一筹,
“精忠?”史艳文闻言原地一愣,
“父亲,这是我师兄上官鸿信,他平时就爱开这样的玩笑,别当真别当真!”俏如来几乎是一口气解释完,狠狠地拽了一下上官鸿信的袖子,
“叔叔好。”
“好好好,乖啊。”
史艳文心下一惊,确定是误会以后才转身去找自己小弟,却没有看到上官鸿信俯身至俏如来耳边的一幕,
“师弟,这样你可是要补偿我的。”
“师兄啊……别闹了。”
上官鸿信面对拒绝只有越挫越勇,所以他冲着史艳文远去的背影,
“丈人爸,我们来谈谈关于未来家庭构成……”
“停!师兄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你啊,上官鸿信是这样想的,
“待会分房,就请师弟和我住一间了。”
俏如来听着上官鸿信低沉的声音舔舐上耳畔,性感,沙哑,充满诱惑,然后想抡大佛珠子。

史艳文默默地找到天地不容客,然后给自己端了杯水,顺顺气,
“爹亲,我要给你介绍一个人。”
啊,是存孝,史艳文转身刚想回应,看到来人又是手一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元邪皇?!”
这回连带着天地不容客一起震惊,黑道头头元邪皇?
“银燕啊,怎么回事?”
银燕看着自家父亲和叔父一脸的不可置信,
“父亲,阿叔,你们认识烛九阴么,元邪皇是谁?”
感觉到来自那抹红色身影的压力,史艳文决定暂且按下疑惑,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压压惊,
“嗯……没有谁,存孝啊你说这是你的朋友?”
“是,刚才发现他也在这里度假,”银燕重重地点头,“烛九阴啊,这是我父亲和阿叔。”
“嗯,岳父好,舅舅好。”
“咳咳咳!?”史艳文一口水进气管,呛到了,“什么?”
呛得不轻,天地不容客连忙帮着顺气,
“爹亲,烛九阴刚从国外回来,对中文还不是很熟悉,有些称呼他不懂的,”见史艳文还要问什么但依旧是咳嗽不停,银燕决定先拉着烛九阴撤,“爹亲啊,我带他四处逛逛,马上回来!”
怎么刚才好像也受到了类似的惊吓,史艳文一把抓住小弟的手,转念一想,
“刚才元邪皇喊我岳父,喊你舅舅,清清楚楚,这哪里是……不懂啊!不懂的是存孝啊!”
史艳文郁卒。
端着一整个椰子走过的戮世摩罗目睹了全部经过,吸了一口椰子汁,啧啧称奇,
“和尚也有春天,对牛也能谈情,史家人的恋情真是让人开了眼了。”
“你也是史家人。”
网中人捅刀面不改色,
“爱将你这是在吐槽么,”戮世摩罗停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身后面具半遮着脸的网中人,“所以我对某异装癖也能硬得起来啊。”
“臭小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哈。”戮世摩罗撩了拔腿就跑。

当千雪拿着房卡到大厅的时候,气氛不算融洽,对于突然多出来的元邪皇和上官鸿信,求生欲告诉他不要多问,
“一共六间,两人一间,自由组队。”
“我和赤羽大人一间。”温皇率先表态,反正除了赤羽大人也没人会有异议,
“我们师兄弟一间。”
“……”
接下来是上官鸿信和俏如来,大致上也没有异议,
“我和爱将一间。”
“臭小子,你再叫我一声爱将试试看。”
“没问题,爱将。”
戮世摩罗和网中人,
“我要和银燕一间。”
“我不同意!”史艳文当即驳回元邪皇的要求,“我和银燕一间,小弟和千雪一间,麻烦阁下自己住一间。”
“爹亲……”
“史艳文……”
豺狼虎豹当前,一定要保护好银燕,史艳文暗暗下决心,
“我和藏仔住,这样也不是不可以啊,”千雪挠了挠头,“那就这样定了?”
“千雪,你漏了一个人啊。”温皇坐在大厅沙发上摇着羽扇,
“还有谁,不是都在这了么?”
“王叔,还有我。”
嗯?这个声音是……
“苍苍苍苍狼??”千雪一整个透心凉,靠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少年拖着行李箱逆光而来,英姿飒爽,笑而不语,
“温仔!!”
千雪找温皇算账的功夫苍狼已经走到跟前,
“我想跟王叔一间。”
“苍狼啊……王叔再帮你去开一间。”
“刚才我问过了,已经没有空房间了,所以我才来找王叔。”
“怎么可能,我刚才还……”
千雪不信邪地打电话询问,
“不好意思,刚才有位先生把剩下的房间都包下了,还包括地下室和储物间。”
千雪听着忙音,生无可恋地搁下电话,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为了报复自己破坏他和赤羽的约会么,所以就这样把自己卖了?
温仔……你好毒……
最后的分组是苍狼快乐地拖着行李和他的王叔住了一间,千雪表示当然不可能让苍狼和元邪皇住在一起,
史艳文原本牙一咬眼一闭说我和元邪皇一间,被天地不容客拦下了,也是不放心,
银燕不理解,表示爹亲,阿叔你们想多了,烛九阴人很好的,然后就拿过房卡拉着烛九阴上楼了,
“小弟我有没有教过存孝防人之心不可无。”
史艳文心累。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小剧场之坑害千雪孤鸣
“楼主的电话?”
酆都月点头,百里潇湘沉默了会没忍住,
“他让你干什么?”
“包下海境旅馆所有剩下的空房。”
“……”
钱有得多倒是发工资啊。


TBC

评论(1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