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胧御/微网空】占有欲

ooc属于我,胧御/微网空,我想摸鱼,一个不要脸的脑洞
石墨链接
https://shimo.im/docs/JBGb2oHY6AgkaVYk

捡到那个人的时候胧三郎觉得自己捡到了一只狡猾而又漂亮的狐狸,那人睁开细长上挑的眉眼,毫无畏惧又带点试探地打量着他,开口时喉咙却因为长期的昏迷缺水而不那么动听,
“是你救了我喽?”
“你的名字。”
“我不记得了。”
那个人低下头,仿佛万分苦恼着记忆的缺失,胧三郎不为所动,因为他分明看到那人低头的一瞬嘴角的笑,演得不错,
欺骗,也是狐狸惯有的手段,胧三郎有兴致看戏,所以他不戳穿,
“我可以救你,为你疗伤,给你力量,”胧三郎缓缓走近,他一向慷慨,然而慷慨只能是建立在自身欲望被满足的前提上,“当然,你要为我效力。”
俯下身擦去眼前人嘴角的血迹,胧三郎动作从容又温柔,圈养一只美丽的珍禽异兽当然能让人心情愉悦,
“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叫,御魂笑光辉。”

胧三郎凭着自己喜好赐予御魂笑光辉庞大的妖力,让他拥有九尾妖狐的姿态,教他怎样将尾巴幻化成妖刀御影灵狐,又如何使用御魂之术和十方鬼火,
御魂笑光辉也未曾让他失望过,飞快地将所有一切融会贯通,又在战略计谋上崭露头角,即便御魂性格捉摸不定,行事狠辣让他手下一干人心惊胆战,但是胧三郎喜欢这样的御魂笑光辉,狐狸当然要伶牙俐齿,咄咄逼人点才好,
于是胧三郎任命御魂笑光辉军师一职,是属下也能常伴他左右,
“呦,主公真是好雅兴,在屏风后面就喝喝茶睡睡觉,你可爱的军师每天么跑来跑去累得惨兮兮。”
人未至,声先闻,胧三郎挥手示意道末不必轻举妄动,睁开眼看着那狸纹紫衣的身影在他面前站定,
道末看御魂笑光辉站在那里俯视胧三郎,心中对胧三郎的崇敬之情让他对御魂的无理之举感到非常不满,
“看到胧三郎大人还不行礼!”
“道末啊,看到军师还不行礼?”
“你!”
“哎呀哎呀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御魂笑光辉装模作样地惋惜,“道末的一片赤诚啊,主公你可千万不能忽视啊。”
“御魂,不要胡闹。”胧三郎挥退道末,“不过来么?”
“残忍联盟的军师真是辛苦,对外要应付外敌,对内还要取悦主公。”
御魂笑光辉不再克制妖力,九条庞大的尾巴舒展开来,充盈的妖力蠢蠢欲动,
胧三郎不说话,面对御魂笑光辉的挑衅他已经能冷静到雷打不动,只是起身揽过人,伸手去抚摸那柔软的尾巴,
御魂勾起嘴角,看似随意地摇动尾巴,偏偏不让某人如愿以偿,
“使坏好玩么。”
“好玩啊。”
躺在坚实的怀抱里,御魂回答得漫不经心,
“你就这么喜欢刺激道末?”
胧三郎摘下御魂的面具在手里把玩,低头就是御魂眼里促狭的笑意,
“主公体恤下属的美德是和某只正义的赤羽学习的么,”原本调皮的尾巴一根一根围过来,将胧三郎环绕,“还是说,阿郎心疼了?”
“胡闹。”
“主公是不胡闹,所以抱着来汇报军情的军师调……嗯情……”
突然汹涌而来的妖力让御魂没忍住一声低吟,罪魁祸首仍是一脸无辜,不紧不慢地轻抚他的尾巴,面对同源的妖力,御魂没法抵抗,要么想吞噬,要么想被吞噬,然而面对胧三郎,情况无疑是后一种,
感觉房间开始升温,被安抚的舒适感清晰得要命,从尾巴上传来,御魂被抚慰得忍不住眯起眼睛,心里还留有的一丝清明暗骂了一声这该死的狐狸特性,
“嗯……阿郎……”
起身主动攀上胧三郎的脖颈,贪婪地吞噬着庞大的妖力,身体也忍不住地贴上摩挲,身体里的空虚在叫嚣,既然非妖即魔,情动时间就选择遵从欲望,咬上男人的耳垂,御魂笑光辉吐气低声呢喃,
“主公大人,来一次么?”

胧三郎睁开眼猛得起身,刚才挑逗的耳语仿佛还萦绕耳畔,
有趣,他做了一个春梦,梦到了那个总是怪言异语的人,小腹掠过的热流提醒着他对那人的欲望,
御魂笑光辉,还是戮世摩罗,这不重要,因为无论是哪个他都想要。
胧三郎在黑暗里闭上眼睛,受了伤的御魂笑光辉,早就应该被捕获,他身边的那个魔,胧三郎沉吟了片刻,是叫网中人吧,那保护的身姿,很碍眼,
胧三郎随手披上一件羽织,
“道末。”
“属下在。”
“活捉御魂笑光辉,”胧三郎转身将一抹凶狠融进夜色,“杀了他身边那个魔。”
“遵命。”

评论(7)

热度(59)

  1. 梓楮_lemon保温杯里泡枸杞 转载了此文字
  2. 梓楮_lemon保温杯里泡枸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