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金光同人|【拆旅馆什么的不是不可能】第五章

主:温赤
含:兔狼、史藏、雁俏、空网空、蟹牛、杏默、剑蝶
微:宫伊、潇酆
现代,occ属于我,中长篇,cp大乱炖,tag出现哪些人物就打啥
石墨链接:
https://shimo.im/docs/nGEAFwKMwNw2yhtw

如愿以偿地跟到自家王叔房间,苍狼整个脸上写着心满意足,
“苍狼啊,行李先整理一下然后去吃晚饭吧。”
“好。”
“衣服我给你挂衣柜里了啊。”
“嗯嗯。”
“苍狼你要睡里面那张床还是外面的?”
“我都听小叔的。”
苍狼啊,能不能不盯着我看了,
千雪要崩溃,其实对于侄子喜欢男人的事千雪并没有太在意,爱谁不是爱,能相知相守过一辈子的就是良人,但苍狼爱着的男人是他就不行,他们是叔侄,流言可畏,不能因为他耽误苍狼的人生,他不忍心也不能亲手将苍狼推进这世间的恶意里啊。
放在以前,千雪还能安慰自己,苍狼喜欢粘着他是因为小孩子怕寂寞,家里其他人都忙东忙西,就他自在,他也乐得带着小苍狼玩,然而现在无论千雪做什么,苍狼的目光总是不偏不移地落在他身上,只要他一回头,准能看到那对湛蓝的双眸盛满了快要溢出的温柔,这是一个成熟男人对伴侣才有的爱意,不习惯,真的不习惯,哪怕背过身,也能感觉到目光炯炯,千雪要崩溃。
“小叔我们……”
“那什么,我去和温仔商量一下旅游行程!”
面对这份年少炽热的爱恋,英勇的狼主千雪孤鸣怂了,不是说逃跑虽然可耻但有用么,他千雪还是可耻一回好了,毕竟他也没说谎,他是真的要去找温皇啊。
王叔,你就一点都不喜欢我么,和苍狼多呆一会都是煎熬么,
苍狼看着夺门而逃的爱人,怎么说心里那点苦涩,压下已经僵硬的柔情,低头却瞥到千雪随手扔在床上的观光指南和路线地图,
他家王叔情商在线的时候一般都缺心眼,
苍狼这样想着摇了摇,嘴角又不自觉浮出笑意,伸手抚上那些圈圈画画的笔迹,爱情这东西就是有本事让人又哭又笑,酸甜苦辣个中滋味也只有陷在情网里的人才能洞悉,如果谁先动心谁先认输,他愿意把自己的一切赔给千雪孤鸣。
提了房卡带上书,在没有明确被拒绝之前苍狼不懂放弃,看来他也要去温皇先生那里走一趟了。

“满意了么?”
赤羽整理好行李站在床边,一折扇扣进手心,俯视一进房就瘫倒在床上的温皇,后者在威严的注视里调整出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我不懂赤羽大人在说什么啊。”
反正装傻充愣神蛊温皇水平一流,话说直就会死,要从他嘴里套三分真话就得搭上他九十七分的假话,这么多年婚也不是白结,赤羽早就吃透这套你来我往的太极,
“没什么,坐了一天我去找俏如来锻炼一下,松一松筋骨。”
喜欢吊胃口那就吊着吧,赤羽转身还没走出两步,后背就贴上了一个温暖的胸膛,怀抱如期而至,
“耶,舟车劳顿就应该该好好休息,”温热的气息在耳边打转,
“既然舟车劳顿那今晚就早点睡吧。”
出乎意料地没接到回应,赤羽有点奇怪,随即感觉身后的人收紧了双臂。
温皇将人禁锢在怀抱里,细碎的吻流连过脖颈,最后埋在颈窝,久久不肯抬头,
“神蛊温皇,大白天的能别闹了。”
“赤羽大人看不出温皇是在吃醋么。”
“你和一个后辈吃醋啊。”
他们在一起多久了,赤羽有点想笑,但又觉得这样的温皇意外得有点可爱,于是他抽出一只手想去摸摸温皇的头,没料到话锋随即一转,
“当然,如果赤羽大人执意要运动,温皇也是乐意奉陪到底的。”
赤羽刚抬起的手在半空中一顿,然后换成狠狠地一记肘击打在温皇胸膛,身后的人闷哼一声,怀抱却是不肯松开,
“赤羽大人你这是谋杀亲夫。”
赤羽挣开束缚,
“那我就坐实了这个罪名吧。”
“温皇舍不得让赤羽大人因为失手蒙上不白之冤啊,”眼看着一扇子就要落在自己身上,温皇笑得不紧又不慢,
“所以温皇决定好好活着与赤羽大人天长地久,白头偕老。”
扇子是劈不下来了,赤羽又一次顿在半空中,温皇笑得一脸得逞,过来拉赤羽的手,
“温皇对赤羽从来赤诚以待。”
赤羽深吸一口气,他宁愿温皇没个正经,这样他比较好下手,
但温皇怎么会放任自己吃亏,挨打多了就有经验,现在只要赤羽一动手,他就立刻端出款款情深,赤羽重感情,吃软不吃硬,挑衅令人愉悦,偶尔换个攻略方式也不错,耶,结婚那么多年谁说只有赤羽大人有长进啊。
“神蛊温皇!”
“唉——我在呢,赤羽大人——”
特意拉长的尾音,得了便宜还卖乖,看到鬼,
“唱戏啊,神蛊温皇?”
“可不是夫唱夫随。”
“你……”
温皇笑得更欢,反正他吃赤羽大人是吃够够,不要脸地凑上前去落一个吻在气结的人嘴角,止住了后面的话语,就在温皇要加深这个吻时,
“温仔啊!”
赤羽心一惊,条件反射抬手就是一推,温皇没防备,重心不稳就被推得退后两步,
两人齐齐转头,千雪就那么大刺刺地出现在门口,每次坏事都有他千雪,料温皇涵养再好也想爆粗口,何况温皇的涵养里有一条叫记仇,
“赤羽大人,你刚才没关门么。”
赤羽开始觉得旅行真的赚,你看温皇又吃瘪,展开折扇,扇子轻快翻飞,表明主人此时心情不要太良好,
“通风。”
温皇没话说,走上前揽过千雪往门外走,
“耶,既然赤羽大人要通风,那温皇就不在这妨碍空气流通了。”
等两人勾肩搭背,慢条斯理地走出赤羽视线,温皇直接一拳头招呼在千雪小腹,
“靠!温……”
“你敢出声试试看?”
千雪刚要喊出声,耳边就是一句阴狠的威胁,千雪咽了一口唾沫,要说的话硬生生刹在嘴边,回想了下刚才进门时的氛围,
“温仔……我又坏你好事了?”
又,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温仔我错了错了,你继续继续,”拍了拍好友的肩,千雪给自己拉了个警报,“我去找藏仔。”
今天狼主买的逃跑有用股持续走高,又是一溜烟地没影了。
赤羽现在房间里,看着温皇笑眯眯地进来,又好气又好笑,他要是不知道温皇干了什么才比较奇怪,心里感叹一句这个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吃一堑长一智,温皇这次顺手带上了门还落了锁,
“赤羽大人,我们继续……”
然而没等温皇把话说完,身后敲门声清晰,
“赤羽先生,温皇先生,请问在么?”
神蛊温皇是欠了他们叔侄么,赤羽别过头,忍笑真的很辛苦,趁温皇没发作之前赤羽去开了门,
“苍狼王子,怎么了么?”
“赤羽先生,请问小叔在么?”
好嘛,又是千雪孤鸣,
“千雪去找藏仔了。”
“多谢温皇先生,那苍狼先走一步了。”
看着苍狼的身影,温皇若有所思,
“苍狼王子,你喜欢千雪么?”
“喜欢。”
苍狼闻言一顿,转身郑重其事地点头,
“即便他是你的小叔?”温皇揽过赤羽,后者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两个男人尚且引人非议,何况还是血缘至亲。”
“我会为他挡下流言蜚语。”
对上温皇的眼神,苍狼不闪不避,过了轻许诺言的年纪,从惊天动地走向细水长流,少了点山盟海誓,多了点死心塌地,意识到扶持和守护总是互相,苍狼的爱情从青涩褪变到成熟,然而这份爱始终如一地只属于千雪一个人,难得可贵,
温皇看着眼前已经长开的少年只是笑,千雪啊千雪,你可得栽,
“苍狼王子,追人是有技巧的,”温皇的正经不过三秒,“比如一味地追逐,逼得太紧反而会把人吓跑,有时候欲擒故纵,若即若离不失为上策。”
“谢谢温皇前辈指教,”苍狼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他这是拿到苗疆三杰之一神蛊温皇的支持了,“苍狼会细心观察。”
毕竟这里成功人士那么多,
“孺子可教啊。”
温皇看着苍狼离去的背影赞了一句,
“欲擒故纵,若即若离?”
回神感受到怀里的杀机,温皇自觉地放开人,后退一步,
“明明当时赤羽大人也很享受的。”
“那我现在重新请温皇前辈享受一下?”
重音咬在前辈两字,
“赤羽大人会舍不得啊。”
赤羽毫不含糊,一扇子劈过去,谁说他不舍得,他舍得,神蛊温皇,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皮痒!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房间里,上官鸿信把俏如来逼到墙角,缓缓靠近,故意凑到俏如来耳边,放低声音,让暧昧持续放大,
“嘘——注意听。”
紧接着楼上一声巨响,
“神蛊温皇!死来!”
“师兄,你真厉害,还能预知听墙角。”
俏如来由衷得称赞,
“……”
俏如来是白切黑,了解一下?

TBC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