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飘策】鬼飘伶的宠物

背景现代,ooc属于我
石墨地址:
https://shimo.im/docs/7t0sa7J4Gfsf0wz4

鬼飘伶最近出差去了,公子开明对此是了解的,他不能理解的是西经无缺一大清早敲开了他家的门,
“天都没亮就扰人清净很过分——有够过分——非常过分呐——”
策军表示睡不饱他有起床气,
“鬼飘伶走前给你的。”
西经无缺则是表示他听不到什么抱怨,将手里的东西往公子开明怀里一塞,干脆地关门走人,
“嗯嗯嗯这是什么?一个笼子?”把东西搁在桌子上,公子开明绕着圈上上下下观测揣摩了一遍,然后就听到一声明显清脆的,
“啾!”
公子开明愣了一下,掀开了搭在笼子上看起来就死贵死贵的笼衣,然后看到鬼飘伶养的那只蓝色鹦鹉对自己扑腾得正欢,连同鸟送来的还有鬼飘伶的信,
Ming,我要出一趟远门,魅影就暂时交给你了,我相信以小明的能力一定能照顾好它,I will thank Ming when I come back,接下来是密密麻麻的注意事项。
看看鸟,看看信,槽点太多,来不及吐,公子开明歪着头盯着鸟,鸟歪着头盯着公子开明,
“作为一只鹦鹉——叫魅影这么难听的名字也就算了,为什么会有燕尾服,为什么身上会戴水晶,为什么还有礼帽,这个礼帽有够眼熟,不是和鬼阿飘伶顶着的那个一模一样么,这算什么,情侣装——么?”公子开明冲着鸟嘀嘀咕咕,“再说我不会养鸟,没养过鸟,怎么养鸟,我只会烤鸟,这样也可以么,阿飘——”
“shit up!”
“……?”
突如其来的一喝让公子开明安静下来,刚才那句英文像极了某人的语气,环顾四周,没人,于是他低下头,
“Don't push me!”
“……”
“I will be back.”
“……”
“Ming,Ming,Ming!啾,啾啾!”
华丽的蓝色小鸟在笼子里跳跳来跳跳去,公子开明沉默了半晌,脑子里蹦出熟悉的三个字,看到鬼,
“鬼阿飘伶,你家鸟成精啊!”

鹦鹉已经在家了,公子开明受人之托要担当起照顾它的责任,一人一鸟大眼瞪小眼半天,修罗国度集团第一智囊率先败下阵来,开始往下阅读养鸟的注意事项,
第一要准备充足的食物如和干净的饮用水,经常喂些蔬菜,小明要记得食、水、菜隔日一换,
这个简单,公子开明随手抄起西经无缺一并拿来的储备粮倒在食缸,又端来清水,满上,满上。
第二及时清理承粪板,笼底,食具水具需要小明帮忙清洗,公子开明转过头看着吃得挺欢的魅影,刚想继续读信然后就听见“啪嗒”一声,不可置信地再回头,就看见笼底白白一块,
“你边吃……”
第三魅影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公子开明硬生生把一长串吐槽咽了回去,
第四洗澡一周两到三次,找一个碗,倒入1/3温水,放在魅影旁边就好,这个好像挺有意思的,于是公子开明照做了一次,只见魅影蹦蹦跳跳停在碗边缘,一个猛鸟过江扎进水里,扑腾着翅膀水花四溅,没有走远的的明结结实实地被糊了一脸水,水滴沿着脸颊滑落,一只鸟居然敢泼他水,策君深呼吸,
“鸟你老母的阿——飘!我这就立刻马上把它烤了。”
预感到危机的魅影来回蹦,试图躲开伸来的手,无奈实力悬殊,
“抓到你了,”公子开明阴测测地眯起眼睛,“红烧还是清蒸还是煲汤。”
可怜的鸟儿衣衫不整,羽毛凌乱,一个劲地啾啾叫,仿佛无声的控诉,眼看要命断厨房,魅影突然福至心灵,
“Ming,I love you!”
公子开明再一次见鬼地听到了不得了的“人”话,说这招有没有效,看着策君停滞的身影就知道非常特别极其有效了,
“阿飘的宠物是撩了我一下么?”
松开手上的禁锢,明晃了晃脑袋,看着躲回笼子里整理羽毛的魅影若有所思,
果然阿飘也好还是阿飘的宠物也好都挺不得了
的。

其实,注意事项还有第五条,鸟儿不能一直闷在屋子里,它也是需要转悠转悠的,好吧转悠,于是公子开明带着它去转悠了,滴溜溜地直接提到公司,反正没人敢拦他进门,
公子开明提着笼子大大方方地往办公室走,路上率先遇到了炽炎天和荡神灭,两个得力干将看着笼子里昂首挺胸,和隔壁暗盟某位骑士特别像的鸟想法不约而同,
这是什么新情趣么,
“策君这是在?”
“看不出来么,本策君在遛鸟。”
在公司遛鸟?两人齐齐点头,他们的策君一向出人意料,就连养鸟都那么新潮。
于是不出一会,全公司上下都知道了他们的策君带了只鸟进公司,
“听说策君新爱好挺养生,”开例会时戮世摩罗斜睨了公子开明一眼,“有没有兴趣科普一下?”
众人闻言纷纷低头,要是戮世摩罗和公子开明一起遛鸟,这画面太美没胆没眼看。
事实证明戮世摩罗是不会去养鸟的,倒是第二天退休在家的帝鬼收到了戮世摩罗送来的一只红嘴绿毛鹦鹉,老人家逗弄小东西正挺开心的时候,突然听见鹦鹉说话了,
“你天真得让我不忍欺负你!”
“别再思考……”
“第一错!”
……
据说修罗国度集团前任总裁帝鬼差点因为心脏病突发进医院。
除了帝鬼之外收到同样礼物的还有被称为戮世摩罗左右手的网中人,一只虎皮黑白鹦鹉,这只倒是不怎么会说话,会的只有一句,
“网中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末了还要再加几声嘎嘎嘎嘎,
网中人听完一言不发,直接走进总裁办公室,
同样据说修罗国度现任总裁戮世摩罗差点因为全身粉碎性骨折进医院。
公子开明看了看自己手里提的蓝色的小家伙,再看看外面惹事生非的两只同类,突然觉得鬼飘伶的宠物要可爱得多。

等鬼飘伶出差回来的时候,公子开明和魅影已经情谊深厚了,当鬼飘伶来接魅影回家的时候,人鸟当着真主人的面上演了一出依依惜别,鬼飘伶扶了扶额,
“明,欢迎你随时来我家里看它,只不过现在,We are going back.”
“那我明天就去阿飘家,有没有问题,绝对,肯定,确定没有问题!”
“Ok,明。”
鬼飘伶带着他的宠物回到家,过了一会发现不对劲,以前魅影讲得都是华丽的英语,但是从小明家回来后,
“鬼阿飘零——”
“不吃谷子,不准,不同意,不接受——”
突然拔高的音调,强调一件事多余的说三遍的习惯,像极了公子开明,
“Oh,no!小明,你对我的宠物做了什么。”
鬼飘伶蹲在蓝色的小鸟面前叹了一口气,看样子又要重新教过了,
“阿飘——”
“又要做什么?”
“我也爱你。”
鬼飘伶难得地和公子开明有了同样的想法,看到鬼,他家鸟成精了。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END


评论(2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