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飘策】分手

现代背景,ooc属于我,主飘策,微雁俏,掉落网空
石墨链接
https://shimo.im/docs/wjsKigIWpOgun8Wy

不得不说公子开明和鬼飘伶总是能让人出乎意料。
当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所有人都觉得因为好奇鬼飘伶华丽的装扮,而抢了人家领针的公子开明会被狠狠地嫌弃,但后来他们成了看起来还挺默契的工作搭档,
当他们成为朋友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聒噪的公子开明和沉默高傲的鬼飘伶终有一天会因为格格不入而分道扬镳,但后来在公子开明你们能不能念我们一点好的抗议声中他们宣布他们在一起了,不再是朋友,而是恋人,
当他们谈了三四年恋爱,所有人都认为他们离订婚不远了的时候,
“阿飘——我们分手吧。”
他们狠狠地吵了一架,并且由公子开明提出了分手,
“As you wish,Ming.”
鬼飘伶定定地看了公子开明一分钟,咬了咬牙轻飘飘扔出一句,转身就开始收拾东西。

公子开明和鬼飘伶交往时什么都是轰轰烈烈,然而分手时一切都是悄无声息,一个星期过去了,才有第一个发现人,是公子开明现任上司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在第一次看到打车来上班的公子开明心里嘀咕了一句,今天腻腻歪歪,尽忠职守的骑士罢工了?然后在接下来的一星期,他每天都看到了打车来的策君,而且公司与隔壁暗盟对接的人员也从鬼飘伶变成了西经无缺,
戮世摩罗眉毛一挑,端了一杯七喜,敲了敲某人的办公桌,单刀直入,
“你和鬼飘伶怎么了?”
公子开明让注意力集中在新到的文件,头也不抬,干脆利落,
“吹了,分手了,说——拜拜了。”
戮世摩罗也跟着长长地哦——了一声,禀着了解下属心理状态,关心下属身心健康,绝非幸灾乐祸看好戏,喜闻乐见观八卦的心态,他发问,
“原因呢?”
“性格不合。”
戮世摩罗眨了眨眼睛,心里了然,这理由听着真耳熟,每次他和网中人分分合合也是用这么个理由敷衍。
公子开明抱起文件准备下楼,戮世摩罗看着略削瘦的背影带着点踉踉跄跄,想起公子开明家的位置,没忍住,
“每天打车上下班,应该挺贵的。”
远去的人影明显脚底一滑,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走,
早知道今天,他就应该学车,果然是鬼飘伶太让他依赖的错。

第二个发现这事的是上官鸿信,在墨家的例会上公子开明完全不在状态,答非所问,天马行空,为了不让自己师尊在会议上有窒息的生命危险,俏如来暂时接下了主持的任务,
上官鸿信看看师弟忙前忙后地收拾烂摊子,再看看经公子开明之手完全瘫痪的业务,终于没忍住,不得不正视公子开明的异常,
午休吃饭时间他在公子开明面前坐下,
“说说经过,你欠我一个人情。”
“什么人情,落翅仔你又想做什么,不知道,听不懂,不想听——”
“不要浪费我的午休时间,你的机会只有这一次,说原因。”
你的好友资深情感顾问雁王上线,公子开明不说话了,蔫蔫得像霜打的茄子,这是事业感情双失败,
“鬼飘伶的鸟被我养生病了。”
上官鸿信双手抱在胸前看着他,意思是然后呢,
“没有了!”公子开明几乎是要跳起来,“落翅仔,你说那只鬼阿飘伶是不是很小气,非常小气,真真有够小气——”
上官鸿信听完就起身离开了,留下了“看到个白痴”的眼神,
公子开明再一次沉浸在被打击的悲伤里,拿筷子恶狠狠地戳戳眼前的炸鸡块,他会被上官鸿信抓着嘲讽,都是鬼飘伶的错。

“师兄,你的话术仍然是不及格,我真怕师尊和你讲话时候会不能呼吸。”
“……”
最后还得是靠俏如来,作为两人的共同好友,俏如来敲开了暗盟某间办公室的门,找到了鬼飘伶,昔日华丽的骑士看起来很是郁郁寡欢,
“Ming said he was going to break up with me.”
“他可能是只是气话。”
俏如来试着开导,
“小明总是这样,即便做错了事也不会承认错误,每次都是这么任性。”
“你这话有和策君说过么?”
鬼飘伶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
俏如来闻言双手一合,破案了,一个总是无条件地接受宠爱,所以下意识的任性,一个总是习惯性地给予宠爱,所以无意识的偏袒,根本是热恋中情侣的通病,讲什么分手。
有趣的是原本天差地别的两个人硬是被时间打磨成了天造地设的一对,俏如来一瞬间有牵红线的心。
“其实你只要把这些话和策君说一遍,以他的智商情商就会懂。”
俏如来微微一笑,随即告辞,功成身退,退出办公室的时候顺便拉走了等在门外那某黑红的身影,
“真的很幼稚。”
上官鸿信随口一句评价,
“师兄,想想你没事搞事只为给我添堵吸引我注意的行为,也很幼稚。”
“俏如来,我若真正怒了今晚你承受不起。”
“哈,师兄你少来。”
俏如来站在和煦的春风里忍俊不禁,突然觉得春天的确是谈恋爱的好季节。

最后的最后送出助攻的是长琴无焰,这位灵心慧性,知情达理的鬼飘伶的上司举办了一场修罗集团和暗盟的联谊,
公子开明到达会场,在晚会开始之前就立志把自己藏起来,躲在角落里扒拉甜点,告诉自己不能,不行,不可以去追随鬼飘伶的身影,然后意料之中的事与愿违。
鬼飘伶是很抢眼的,生得俊美帅气还偏偏一身的华丽的行头,所以公子开明把他会注意到鬼飘伶的原因归于被水晶闪到了眼,人一旦有了心理暗示,偷看也变得光明正大。
为什么不拒绝那女人的邀请,
为什么和她跳舞,
还有说有笑,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等,公子开明,你和那个鬼阿飘伶已经分手了,你有点出息!
瞅了瞅公子开明脸上一会红一会绿一会黑,缤纷又精彩,把现在的策君挂在街头指示灯都要失业,在一旁的戮世摩罗无奈地摇摇头,曾经以一己之力扛住凶岳疆朝威胁,让修罗集团免遭吞并的策君,如今成了恋爱脑智商急转而下,一代智多星的陨落,看得他都要哭了。
公子开明在这边内心交战,鬼飘伶在那边纠纠结结,面对女士的邀请出于绅士风度他接受了,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他又有点后悔,毕竟小明会看到,他会不开心么,还是不会。
抱着这样忐忑的心情鬼飘伶跳着舞,期间还带错了舞步,差点踩到身边的女伴,
“骑士,是我的魅力不够,让你很心不在焉么,”邀请鬼飘伶的女士忍不住打趣,然后看了看鬼飘伶目光频频流转的方向,“看起来骑士有他要守护的王子。”
鬼飘伶向她致歉,女士笑了一声,拍了拍鬼飘伶的肩,带着那么点我支持你的意味,
“你们看起来挺般配,加油。”
鬼飘伶有点不好意思,但在音乐停下的时候还是沉思了一下向公子开明走去,
“Ming,Long time no see you.”
“所以——找本策君有事么。”
鬼飘伶看着扭过头的公子开明,死倔,心里叹了一口气,是怎么喜欢上这个人的,他想着然后牵起公子开明的手,
“鬼阿飘伶你……”
还没来得及抽回手,手心里就被放了一个冰凉触感的东西,一枚水晶领针,
“这是明第一次与我见面从我这拿走的,”鬼飘伶停了一下,观察了一下公子开明的表情,呆愣愣的,耳尖泛红,很可爱,“我想了一下我还是不舍得小明,想和小明一起走下去,即使有时候明很任性,所以这个领针送给小明,这样我们就是一对了。”
鬼飘伶把领针别在公子开明的衣领角上,然后指了指自己脖子下同款的领针,冰蓝色的水晶在公子开明的棕黑色系里显眼又不突兀,就像鬼飘伶站在公子开明的身边一样不类同却能相融,
“Ming,you look pretty.”
“阿飘啊——”
公子开明想捂脸,快三十几的人,不知道是开心还是被鬼飘伶的一番话撩得脸红通通,阿飘这都是哪里学来的情话,
“明,我们和好吧,你不在的时候我想的都是你,”鬼飘伶把人圈在怀里,“然后小明再也不要说分手了。”
公子开明有生以来第一次没话说了,伶牙俐齿失效了,他深吸一口气把自己埋尽鬼飘伶的怀抱,闷闷地嗯了一声,
“我看到你刚才和别人跳舞了。”
鬼飘伶突然想笑,如果小明不任性那就不是小明了,
“The music begins again,shall we dance,Ming?”

至于俏如来的建议有没有被采纳这又是一个后话,唯一能够知道的是
当公子开明和鬼飘伶交往时什么都是轰轰烈烈的,
然后当他们分手时一切都是悄无声息的,
最后当他们再一次手牵手一步步走过一生时所有都是缠绵的细水长流。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End

评论(4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