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金光同人】|妖魔大使馆 01

主飘策网空,本章掉落随机雁俏,现代背景,ooc属于我

人与妖魔的斗争,兜兜转转持续了不下几千年,终于在某一天,人魔两世的领导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叹了口气,带兵打仗远征不仅累死个人还累死个魔,双方斟酌再三终于大手一挥做出了决定,这么打下去废人力废经济,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不如讲和吧,于是人魔两世签下了休战合约,和平共处。
“在人魔之间的硝烟平息以后,隔壁的妖界瞅了瞅那纸合约,沉思了一会说,不如也给我们来一张吧,就这样人与妖魔三界揭开了和平的篇章,掌声鼓励——”
公子开明此时正带着一群不满百岁的妖魔宝宝们参观妖魔驻人世的大使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前往妖魔世的数量也在增加,各类事物日新月异地发展,许多妖魔也不再那么蛮横不讲道理,只热衷武力,人类礼仪这种东西也渐渐在非人类身上得到体现,其中妖魔驻人世各地的大使馆是一个很好的标志。
“妖魔大使馆呢一般都建立在妖魔世前往其他国度的通道口附近,方便本世居民办理前往其他国度的护照,以及负责外来公民的签证,如果在世外遇到了什么问题也是可以来大使馆寻求解决方法哒。”
妖魔宝宝们歪了歪头看公子开明,眨巴眨眼睛,然后懵懵懂懂地点头,这位好看的大哥哥的语速好快,护照是虾米,签证又是虾米,但是有问题了就可以到这里找这个哥哥玩了,拿小本本记下来。
“明,你来一下,有人找。”
接到鬼飘伶消息的公子开明嗯嗯嗯了一声,随手抓过身边的天兵君推到一群小萝卜面前,
“接下来就让这个叔叔继续带大家参观,不要调皮任性捣蛋哦——”
“策君我......”天兵君临危受命,面对此起彼伏一片“叔叔好”的喊声心再中几箭,看着活了千年的策君远去的背影欲哭无泪,娃娃脸了不起啊,长得年轻了不起啊,“乖啊,都叫哥哥。”
小萝卜们转头彼此交流了一个眼神,看着天兵君露出了小虎牙,甜甜地笑了,
“叔叔好!”
天兵君气绝,他忘了这些可都是妖魔道的娃,哪里是省油的灯。

“阿飘——找我做什么——”
公子开明走进办公室就看到鬼飘伶那身华丽无比的行头,蹦蹦跳跳地往人身上一靠,然后觉得阿飘身上的水晶搁得他骨头生疼,即便到了现代鬼飘伶对水晶的热爱依旧如初,公子开明不满地皱了皱眉然后不放弃地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蹭了蹭,
“那个人找你,说是上官鸿信介绍来的。”
公子开明闻言直接跳了起来,扎起的长马尾晃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我说了百次,千次,多少次了阿飘!雁王那只老狐狸介绍来的人统统说我不在!”
“不要闹小明。”
鬼飘伶戳了戳公子开明鼓起的脸颊,看起来最近给小明炖的补汤很有效果,拉着一脸不情不愿的公子开明在来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对面的男人即便在二十三度的空调下也在不住地冒着汗,这让他的脸上显得有些油腻,如果靠近就会发现他整个人在微微地颤抖,明显的心神不定,好像受过了莫大的惊吓,
“你就是公子开明?”
“魔世第一智者,举世无双,如假包换的公子——开明,所以雁王让你找我什么事?”
男人沉默地哆嗦了一下,
“我看到了鬼。”
“嗯嗯嗯,看到鬼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过,但是我们这里是妖魔大使馆,鬼这种东西我们不负责的哦。”
男人瞪大眼睛惊恐的地看向公子开明,
“你们……妖魔?”
“雁王没和你说么,我们也负责调剂妖魔和人类的矛盾,但你说的鬼类不是我们的管辖。”
公子开明表示他没法感觉到什么恐怖的气氛,反而一句话噎死了对面,男人眼看着救星要离开,不禁有点急,也不管不顾人或非人,
“等一下等一下,也有可能不是鬼,反正是一种不属于人类世界的东西,我经营了一家游乐园,其中比较受年轻情侣欢迎的有鬼屋这种,”男人顿了一下组织语言,“然后上次有一对小情侣进去一会后,男的尖叫着跑了出来,被吓得有点精神失常,女的没能出来,是我们工作人员去找她的,找到她时她把自己关在了鬼屋的一间里,已经昏迷很久了,送去医院诊断以后说是贫血。”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在鬼屋里遇到了ghost?”
男人面对鬼飘伶的提问愣了一下,反应过英文的含义点了下头,公子开明表示不可置信,毕竟人自己吓自己是惯有的事,
“你确定真的不是太恐怖了,再加上可能身体原因才倒下的吗?”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所以给游客道了歉赔了点东西也没有太在意,但是后来这样的昏迷事件发生了好几起,有的是贫血有的只是单纯惊吓过度昏迷,甚至还有在鬼屋里扮演鬼怪的工作人员也遭遇这种情况,他们醒来以后都说看见了鬼,还有鬼屋的灯总是坏得莫名其妙,已经很多次,”男人又开始发抖,“于是我找了几个胆子大的工作人员一起拿着手电去探个究竟,我们进去走着走着就走散了,我一个人去了上次那女孩昏倒的地方,然后手电就灭了......”
男人停下了描述,这回可能不是吓得,而是被公子开明打断了,因为他看见公子开明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包鱿鱼丝,撕开包装嚼得津津有味,顺便塞一根在身边高大的金发男人嘴里,看他停了下来有些不解,脸上清清楚楚写着看戏,
“怎么不讲了?”
“......然后手电就灭了,我的后颈略过一阵风,感觉有什么东西垂了下来,我有些僵硬地转过头,看到一张垂下来的狰狞人脸,当时我觉得一股寒意从头到脚,鬼屋顶没有可以挂东西的地方,那这个人是怎么倒挂下来的,我双腿发软尖叫着往外跑,那东西倒是没有跟出来,然后我就遇到了一起的工作人员,他们架着我把我弄了出去,”男人脸色有些发白,有些痛苦,大概是想起了他说的那张脸,“我确信那个不是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请帮帮我。”
鬼飘伶扭头看了一眼嚼着鱿鱼丝的公子开明,如果照这个描述可能只是恶作剧的灵体,那的确不关他们的事,超度什么的应该找的是,俏如来。
公子开明咽下吃食,晃了晃脑袋,声音骤然压低,
“最后一个问题,你和雁王,什么关系?”
“这个......我是在网上看到一个叫墨家事务所的广告,专治妖魔鬼怪各种不服,我投递了请求信,然后来了个一身黑红的年轻人,他去鬼屋转了一圈说让我根据这个地址找你。”
男人急急忙忙掏出手机翻短信给他看,公子开明盯了片刻挥了挥手,
“我今晚就去处理,你可以走了。”
“今晚?”
“你希望我晚点去?”
“不不,谢谢谢。”
男人千恩万谢才离开,公子开明在男人走后瘫在沙发上看鬼飘伶处理业务,
“阿飘——今晚加班哦。”

夜幕下的游乐园孤零零的,和白天的热闹不一样,一片死寂,如果不是步入夏日,到了夜晚也不是那么凉爽,不然冷风吹过还是有那么点恐怖片的氛围,更何况两人要去的是鬼屋,公子开明此时就站在黑魆魆的鬼屋前打电话。
“那个人把钱付给你了对吧落翅仔,四六分的哦,我六你四。”
雁王特有的低音从电话里传出,一句三顿,用大使馆那些小女生的话说叫霸气外露,令人耳朵怀孕,但公子开明很不屑,反正这么说话不是装逼就是中二,
“三七,我七你三,公子开明,别忘了这是你分内的事。”
“我告诉俏如来你藏私房钱。”
“公子开明,你信不信我真正怒了,五五开。”
“成交成交成交了!”
公子开明麻利地挂了电话,反正面对雁王,不吃亏就是占便宜了。
“阿飘,落翅仔说是分内的事,看样子里面不是妖就是魔了,”转到鬼飘伶身边,撩了撩他额前金色的碎发,两人并肩走进鬼屋,灯是坏的,一片黑暗,公子开明抓紧了鬼飘伶的手,
“阿飘你害怕么,”公子开明的高音在静寂的黑暗里尤其明显,说实话公子开明肯定不害怕,魔不用光也能在黑暗中看清东西,但是难得和阿飘来一次鬼屋不弄点情侣逛鬼屋的情调他不开心,“阿飘我一定不会丢下你跑的。”
公子开明信誓旦旦,
“明.....你踩到我脚了。”
鬼飘伶不太领情。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TBC

石墨
https://shimo.im/docs/unNSXiLS6YwchyY0



评论(1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