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飘策/网空】跳一支探戈

ooc属于我,背景现代

“阿飘和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公子开明和戮世摩罗说这话的时候,叼了根烟坐在老旧校舍的天台边上,两条纤细的腿悬在半空里晃来晃去,收起了嬉皮笑脸,难得的严肃让一旁的戮世摩罗没忍住多看了他两眼,然后彼此一阵沉默,直到公子开明熟练地再点起一根,看着夜幕里烟头那一两点火星明明灭灭,两人吞吐出点烟雾丝丝缕缕旋转往上,
“阿飘他连烟都不抽。”
“那你还每天跟他扎堆处?”戮世摩罗没搞清楚他在矫情什么,“早点分了得了。”
“喂喂喂,其实阿飘真的很努力,这样太伤人了,能不能来点有建设性,可行性,创造性的意见——”
“那就同意人家的告白,然后你们就可以开始建设未来了,”戮世摩罗有点好笑地看公子开明,丢下烟头一脚碾灭,掏出手机网中人在催他赶紧滚回宿舍,戮世摩罗在刮来的寒风里裹了裹自己的衣服,“我以为你喊我出来要干嘛,感情拿我当情感顾问,天寒地冻的日子在楼顶吹风谈情,讲究,爱酱在催我,我要回来去了哦。”
公子开明背着他摆摆手,意思是赶紧走,戮世摩罗耸了耸肩转身下楼,他这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到底谁是头头。
当然戮世摩罗是头头,当然公子开明也不是很想在天台见面,只是他觉得在天台谈有那么点情伤的氛围,要不怎么印证了那句少年强说愁,就要上层楼,公子开明的烦恼虽然谈不上忧愁但也实实在在地存在,这个少年的烦恼叫鬼飘伶。
鬼飘伶是魔世学院的插班生,外国来的,标准的金发碧眼,英俊帅气,很有贵族气质,就连说话都带着洋文,本来这样已经足够他受一票人欢迎,但鬼飘伶偏偏还能靠才艺吃饭,会跳探戈,会拉小提琴,会用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第十八让人脸红。
这些公子开明都知道,但是为什么公子开明会知道?
那是在一个周末闲暇的午后,阳光也是慵懒异常,连校园里的野猫都缩成一团打盹在暖洋洋的草坪,鬼飘伶正被一群人簇拥着回寝室,而公子开明才刚刚睡醒穿着拖鞋和小熊睡衣,顶着一头睡到炸毛的齐耳短发,从宿舍楼出来领他的早中午饭,睡眼惺忪,然后下一秒就被一阵尖叫惊得睡意全无,他闻声望去一眼就看到了鹤立鸡群的鬼飘伶,沐浴在阳光里的鬼飘伶自信又高贵,暗蓝色衬衫别一枚水晶领针,就像中世纪的王子,世界都为之倾倒,但是在公子开明眼里只觉得很骚包,上一个让他觉得骚包的男人是戮世摩罗,要不要都那么夸张。
公子开明看到了鬼飘伶,鬼飘伶当然也看到了公子开明,但他和公子开明此时的感受不一样,他看到的那个人一头黑发里恰到好处地挑染了几抹棕,稳重又不失俏皮,短发利索地垂落在耳根处,干净地让人顿生好感,眉眼狭长有点上挑,鼻子小巧挺拔,嘴唇可能是睡了太久有点失水分起皮,不过不影响它好看的形状,上嘴唇略薄,下唇鼓鼓地让人想一亲芳泽,五官完美,可能这就是一见钟情,在这一瞬间鬼飘伶都爱上了公子开明的小熊睡衣,于是他冲着眼前人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又激发出身边一圈尖叫。
公子开明看到这个笑容浑身一激灵,连忙低头看手机,这人有病,病得不轻,他还是拿了外卖快走吧,为什么外卖还不来。
公子开明在这里犯尴尬癌,被嫌弃的鬼飘伶在那里没有自觉,是不是太远了他没看到他的示好,又或者是害羞,很可爱,鬼飘伶在心里给公子开明贴小标签。
西方的教育是开放的,鼓励人们有爱就要表达,就要追求,鬼飘伶深谙其道,见公子开明不理他他反而拨开围着他的人群,三步并一步走到公子开明面前,公子开明不算很高,这一挡干脆整个人都进了鬼飘伶的影子里,
“My name is 鬼飘伶,what's your name?”
鬼飘伶顿了一下,看见公子开明眼里的疑惑,他郑重其事,
“You look pretty,can I pursue you?”(你看起来很漂亮,我能追求你么?)
公子开明的英语其实并不好,前面勉勉强强是听懂了,最后一句他听不明白,但顾及到那什么中外友好关系,他还是磕磕绊绊地回答了,
“My name is 公子开明,Yes,you can......you can?”
然后他又看到鬼飘伶冲他笑,又是一身鸡皮疙瘩,但这回公子开明的外卖到了,于是他提了外卖一溜烟地回寝室,“砰”地一声别上门,同寝室的戮世摩罗在和隔壁寝的网中人打游戏,回头瞅了气喘吁吁的公子开明一眼,
“拿个外卖,让狗给撵了?”
公子开明思考了一下,嗯嗯嗯了三声换来戮世摩罗一脸疑问。

“公子开明,有你的信,还有这只玫瑰也是给你的。”
曼邪音举着一支妖艳的蓝色妖姬走进社团活动教室,然后扬了扬手里深蓝色的信封,似笑非笑,戮世摩罗则是吹了一声口哨,
“可以啊,哪个女孩这么开放,倒追你。”
“那是当然的啦,我可是聪明机智,英俊潇洒,举世无双的公子——开明!”公子开明接过信和玫瑰边拆边问,“是曼姨你们班的哪个女生?”
曼姨?曼邪音冷笑一声,觉得怒气值有点上升,但是想到待会公子开明会是什么表情就又乐了。
见曼邪音不回话,公子开明展开信纸,有点傻眼,一首英文小诗,戮世摩罗凑过来看又是一声口哨,
“妹子还挺有文采,我帮你百度啊,”戮世摩罗手快地往手机里输第一行,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我怎么能够把你比作夏天?)
“Thou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和。)
“靠,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十八?”戮世摩罗把手机转过来给公子开明看,“现在还有妹子会这样告白的么?”
公子开明沉思了一下脑海里闪过一个人影,外语,蓝色,他有种不好的预感,直接跳过内容一看署名,
“鬼飘伶?”
“这不是那个很有名的插班生?”
戮世摩罗和公子开明看着信纸大眼瞪小眼,终于在曼邪音的笑声里回过神来,公子开明率先不可置信,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呢,不应该啊!”
曼邪音终于压住了笑,但就是压不住嘴角疯狂上扬,
“鬼飘伶说你答应了他可以追求你。”
“我没有,你别瞎……说。”
公子开明没说完就愣了,他想起那句他不知道意思的英文和自己那两个you can,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真的有够够倒霉。
戮世摩罗看着公子开明发呆,估摸着公子开明答应人家这事发生的几率没有十分,也有八九,于是他立刻加入了幸灾乐祸的队列,
“不愧是聪明机智,英伦潇洒,举世无双的公子——开明,男女通杀,掌声鼓励!”
“亲爱的,室友,”公子开明一字一字咬牙切齿,“你信不信我把你暗恋网中人的事捅出去?”
“戮世摩罗暗恋网中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曼邪音又在一旁开始笑,公子开明和戮世摩罗心下一惊,完了,这回真捅了。
据说曼邪音那一天乐得开花,本着有好事要和闺蜜分享的原则,把戮世摩罗暗恋网中人,鬼飘伶给公子开明写情书的事捅给了凰后,恋红梅,姚明月等好姐妹,于是第二天全学院都知道了。
戮世摩罗在那咬牙切齿想拆公子开明,公子开明在那怀疑人生,最后的收场是戮世摩罗一不做二不休和网中人摊牌,当天就搬了寝室和网中人同住,公子开明立刻跟去前任室友的新寝室送上祝福,百年好合,长长久久到永远,然后被戮世摩罗一枕头砸在头上赶了出来。
公子开明回寝室扑倒在自己床上,突然感觉生活也挺好的,以后他就一个人一间啦,想干嘛就干嘛,正当他沉浸在以后的美好生活里,寝室门被敲响了,谁啊,公子开明爬起来拉开门,没等门外的人打招呼,然后又“砰”得一声就关上了,把自己摔回床上,公子开明的头埋进被子里,
门外是,鬼飘伶,
“看不见,看不见,我看不见——”
就在公子开明自欺欺人的时候寝室门开了,鬼飘伶拖着个旅行箱进了门,另一只手上赫然是他寝室的钥匙,
“你你你,怎么会有我寝室钥匙!”
“刚才隔壁寝有个绿头发的拿着钥匙出来,出来看到我就把钥匙给我了,I'm sure he is a good man。”
鬼飘伶满足又开心地解释,
公子开明坐在床上只觉得心如死灰,天道好轮回,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人算不如天算,他怎么就忘了向戮世摩罗拿回钥匙,又怎么好巧不巧戮世摩罗来还钥匙就遇上鬼飘伶,然后他看到了鬼飘伶的旅行箱,
“你不要告诉我……”
“明,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多多关照。”
公子开明一声惨叫倒回床上,祖师爷啊,你来救救我吧,人生果然还是好艰难。
戮世摩罗在门边上暗搓搓地笑出声,他现在终于知道当初公子开明被什么狗撵了。

当戮世摩罗和网中人恩恩爱爱同居寝室的时候,公子开明还没摸清楚这位暗恋自己的外国友人的脑回路,不过鬼飘伶的确很绅士,至少没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只是有时候周末的早晨鬼飘伶会温柔地喊醒公子开明,架起小提琴,
“明,我给你拉一首曲子吧。”
然后公子开明就顶着鸡窝头,一脸我是谁我在哪地坐在床上听鬼飘伶把曲子拉完,再“咚”得一头栽回枕头上。
也有的时候,早起鬼飘伶会买来一束怒放的红玫瑰或者温馨的薰衣草放在公子开明的床头,然后花粉过敏的公子开明一早上都在打喷嚏,最后鬼飘伶把送花的习惯改成了送仙人掌,因为公子开明对仙人掌不过敏。
鬼飘伶也会做甜点,手艺很好,这点公子开明还是很受用的,但是有一次鬼飘伶很浪漫地在做好的红丝绒蛋糕里放进了一枚戒指,公子开明没有注意,差点带戒指一块吞下送去医院洗胃,鬼飘伶的歉意比天还大,做了芒果千层赔礼道歉,公子开明死活不肯吃,躺在床上喊戮世摩罗救命。
自从生命里有了鬼飘伶,公子开明已经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很十恶不赦,老天派鬼飘伶来提前他下地狱的进度,但每当这样想的时候鬼飘伶就温柔对了点,
就像现在鬼飘伶把一支润唇膏塞进他手里,
“鬼阿飘伶,这又要干嘛?”
“小明,你的嘴唇很干,冬天了再这样下去会裂的。”
鬼飘伶还有晚课,把这事做完以后就去上课了,留公子开明盯着那支润唇膏看出花,戮世摩罗说如果他真觉得鬼飘伶烦那就换寝室啊,可他为什么就没想到换呢,其实鬼阿飘零人长得好看,曲子拉得也挺好听的,甜点也好吃,然后他抬头看到窗台上那一排的仙人掌,他决定约戮世摩罗出来谈谈。
谈到最后戮世摩罗被他的爱情叫走了,留他在寒风里吃狗粮,于是他想起了鬼飘伶,如果鬼飘伶回去发现他不在会不会打电话来喊他回去,那他还是现在回去吧,省的浪费两毛话费。
公子开明把烟一扔,挪转身刚要下来,就看到鬼飘伶急急忙忙地冲上天台,
“明,你不要做傻事。”
“啥话?”
“戮世摩罗先生说你想不开。”
好样的,前室友,
“没有,我想开了,”公子开明跳下来转到鬼飘伶身边,指指他指指自己,“阿飘你说你喜欢我。”
鬼飘伶老实地点头,
“我可能有时候会打架。”
“明,有人欺负你么?”
“不,我欺负别人。”
“那我就助纣为虐,我相信明打架都是有原因的。”
公子开明品了一下这句话,这成语用得怪怪的,不过好像也没什么错,
“我还喝酒。”
“喝点酒对身体有好处,睡前喝点葡萄酒美容养颜。”
公子开明心里想,我说的是黄白的,还是和戮世摩罗,网中人喝到蒙的那种,
“如果明喝醉了我可以车明回家。”
好了,好了,好了,这条没话说了,
“明是不是还纹身?我会把明的名字纹在胸口的。”
公子开明被噎了一下,鬼飘伶可能是觉得他打架喝酒还纹身,但他依旧是个好男孩,
“不,我还抽烟。”
“那我给明点……”火字在鬼飘伶嘴边,他没说,他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烟头,“抽烟一根也危害健康,小明禁止抽烟。”
公子开明笑了,其实鬼飘伶真的挺好的,他拍了拍鬼飘伶的肩,
“聪明机智,英俊潇洒,举世无双的公子——开明答应和你谈恋爱啦。”
可能是幸福来得太突然,鬼飘伶有点愣,直到公子开明绕着他转来转去,转得公子开明自己都头晕,鬼飘伶才如梦初醒他脱单了,和他喜欢的人,
“那明能陪我去学校舞会么?”
“阿飘——我先说我不会跳舞的哦。”
“我会负责把明教会的。”
鬼飘伶笑得温柔明亮,作出了邀请的姿势,天台的风有点刺骨,但是星月的光却柔和温情,公子开明知道阿飘的浪漫病又犯了,但这次他也犯了,他握住鬼飘伶的手,跟着他的步伐。
“明,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没有啊。”
公子开明跳着跳着,鬼飘伶没头没脑地问出一句,
“那明踩我的时候能不能轻一点。”
“闭嘴阿飘,你把气氛都破坏没了。”

鬼飘伶请公子开明当他的舞伴,但他没告诉公子开明他要跳的是一支开场舞,也没告诉公子开明他教他的其实是探戈,他们要跳的曲子是那首著名的探戈舞曲《Pro Una Cabeza》。
当曲子的第一个音响起,鬼飘伶牵着公子开明到舞池中心,全场爆发出了欢呼和掌声,夹杂着几声响亮的口哨,乐曲逐渐悠扬,第一个鼓音节点公子开明在鬼飘伶的有力的臂膀支撑里下腰,然后两人踩着萨克斯的挑逗旋转,高音皇后小提琴紧跟,将音乐调和得激情又绵长,是鬼飘伶对他的爱情,公子开明感觉到鬼飘伶的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腰间,不过分贴近也不疏远,就像鬼飘伶绅士地给了他空间也给了他安全感,这一刻公子开明才想起,其实鬼飘伶从一开始就和他只有一步之遥。
戮世摩罗端着果汁挪到网中人身边,看着舞池里旋转的两人,
“我怎么不知道公子开明会跳探戈,还是这么难的一步之遥。”
“什么东西?”
网中人斜睨了他一眼,
“爱酱你不知道这曲子?《闻香识女人》了解一下?没点情调怎么讨姑娘喜欢啊?”
戮世摩罗金色的瞳孔在昏暗的灯光下盯着网中人,流转一点挑衅还是挑逗,
“你是姑娘么,你顶多是个臭小子。”
网中人一把拉过戮世摩罗,把吻印在那张多话的嘴上。
戮世摩罗“嘶——”了一声,其实网中人的牙嗑在了他的嘴唇上,生疼,不过气氛太好他也不舍得浅尝则止,音符还在空气里跳跃,戮世摩罗闭上眼圈住高大的网中人,借一下公子开明和鬼飘伶的场合谈他的恋爱应该不会有谁介意的吧。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鬼飘伶给公子开明的情书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sonnet18;
《Pro Una Cabeza》西班牙著名探戈舞曲,中文翻译名《一步之遥》,曾在电影《闻香识女人》里出现;
《闻香识女人》1992年马丁•布莱斯特作品,翻拍1974年电影《女人香》

END

石墨链接
https://shimo.im/docs/9Qvy2TS78tsFx9kE




评论(33)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