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飘策】爱情1000米

ooc属于我,现代背景,微雁俏

1
鬼飘伶幻想过自己的初恋可能是个像夏威夷阳光的女孩,活泼开朗有点好动,扎起高高的马尾一甩一甩,鼻翼两侧有一点点褐色的小雀斑,那样他就可以在每次女孩撒娇时找到同一个落吻的点,鬼飘伶一直这么想象着,然后他遇上了公子开明,初恋就开始变得和幻想里有些不同。
公子开明也扎着高高的马尾,活泼开朗十分好动,脸上是白白净净的,但他的眼睛会说话,每次干了什么坏事公子开明会装作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看鬼飘伶,鬼飘伶就把吻落在他的眼角,每次他吻他,公子开明就闭上眼,睫毛颤颤地扫过鬼飘伶的嘴唇,轻飘飘的就像鬼飘伶第一次见到公子开明心里的触感。
鬼飘伶和公子开明在高中初识,同班同学,高一开学那会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班里有个金发碧眼的混血帅哥,当第一个女生大胆地上前搭讪后,整个班级就跟着沸腾,鬼飘伶被围困在课桌三分地,礼貌地微笑附和应对如潮水般涌来的提问,鬼飘伶对这样的场景是熟稔的,从小到大他都是学校里的焦点,就算是过路人也要多看他两眼。
“在——聊什么?”
语气轻快,特有的高音提升了这个声音的辨识度,让鬼飘伶在混乱的吵杂声里第一时间分辨和捕捉,
“小明!”
“开钱!”
“是,公子——开明!”
开玩笑的嬉笑里,声音的主人走进了人群,首先闯进鬼飘伶视线的是来人一晃一晃的高马尾,鬼飘伶被它吸引了一会,才往下看到公子开明的脸,然后是小小的惊艳了,公子开明有双过分漂亮的眼睛,黑色的瞳仁忽悠忽悠地闪光,眼梢微微向鬓角挑去,细长有神,有那么点还未全部散开的风情,也有那么点睿智潜藏,是一双过目不忘的眼睛,直直望进鬼飘伶心里,在心上轻轻巧巧地绕了一圈,让他没由来的有点心慌今早匆忙出门是不是没打好自己的领结。
“我叫,公子开明,不是开钱也不是开花,要记住我哦鬼阿飘伶。”
公子开明的自我介绍简短,然后冲鬼飘伶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鬼飘伶又看到长长的马尾跟在公子开明身后跳跃,他回味了一下来人留下的笑容,也没想通公子开明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人群又再一次围了上来阻断了他望向那人背影的视线。
公子开明奔奔跳跳地拐出教室,抬头就看到靠在栏杆上的绿毛,戮世摩罗给公子开明一个带点玩味的笑容,
“搞定了?”
“搞定什么,我要搞定什么,什么需要我搞定呢?”
公子开明歪着头回一个故作不解的眼神,
“那个抢眼的王子殿下应该已经把你放在心里了,”戮世摩罗对踢皮球式谈话不感兴趣,索性直接挑明,“有了他的支持你班长的位置就稳了吧。”
“嗯嗯嗯,所以呢你要做什么?”
“上官鸿信已经拿下了尖子A班班长的位置,尖子B班的班长肯定是俏如来了,”戮世摩罗脸上闪过一丝不屑,“我们班的班长是不是我都无所谓,反正最后都会乖乖听我话就对了,四个班就剩下你们没决定了。”
“所以,你和上官鸿信已经结成了同一阵线打算搞俏如来,然后还想拉我入伙,我说的对么。”
“我们可是两小无猜一起长起来的,当然要统一战线了。”
戮世摩罗去搂公子开明的肩,被后者一个侧身闪过,
两小无猜?你和俏如来同一个爸都没有两小无猜,我和你们家住同一幢楼我和俏如来还可以是两小无猜呢,你怎么不说?
公子开明把戮世摩罗在心里槽了一圈,最后还是噙了一个笑容,捋了一下自己的马尾,
“好啊,搞俏如来。”
高中肯定无聊得很,唯恐天下不乱,反正最后倒霉的不会是他公子开明。

2
“所以,小明在那个时候的确是在勾引我。”
“笨阿飘,我那是在利用你。”
“明用的是美人计,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
鬼飘伶又握紧了公子开明的手,把手按压在自己心口,心跳还没有回到它原来的节奏,鬼飘伶刚刚才向公子开明表白,公子开明思索了漫长的一分钟以后,同意了,操场上夜幕里的星光一闪一闪的,是属于校园爱情的浪漫。
“喂阿飘说清楚哦,谁赔了夫人又折兵?明明就是那只落翅仔太不争气,挑衅俏如来失败也就算了还说什么喜欢失败的第一步,接下来就失败了二三四五六步,最后给俏如来收拾得服服帖帖成妻管严,幼稚。”
公子开明这话其实没有错,这场由戮世摩罗发起,上官鸿信推进,公子开明打酱油的打倒大哥独占父亲,打倒师弟独占师父霸权主义革命轰轰烈烈开展了不到一学期就歇菜了。
率先倒戈的是上官鸿信,有一天戮世摩罗在午休时间走进公子开明的教室,把趴在桌子上睡得正迷迷糊糊的公子开明拖起来,一脸凝重地对他说,
“上官鸿信他叛变了。”
上官鸿信打头阵是不假的,他来回给俏如来使绊子,终于成功地在某天放学午后把俏如来堵在了空无一人的教室,俏如来看着上官鸿信一副老气横秋,
“师兄,你在干什么?”
“老师说过,用思考代替发问。”
俏如来沉默了一下,师兄永远不能和他正常说话,这熟悉又略带不同的中二感,窒息,
“师兄,让一让,你挡着路了。”
“俏如来,我若真正怒了……”
“真正怒了?”
疑问句式从身后传来,上官鸿信一个激灵,转身一看,他们班班主任兼他和俏如来的师父默苍离,
“俏如来,把作业拿去办公室,史艳文在等你。”
俏如来点点头走过默苍离身边,在默苍离看不到的地方回头对上官鸿信一笑,笑容意义深远,上官鸿信成功读出了师兄多多保重和幸灾乐祸。
默苍离“砰”的一声拉上教室门,上官鸿信整个人一惊,汗毛倒竖,堵俏如来的气势骤减一半。
“师,师父……”
“安静!”
据说那天默苍离对他的爱徒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心理辅导,从那以后上官鸿信再也没找过俏如来的麻烦,干脆地背叛组织摇了白旗,最后甚至对俏如来言听计从,这些都是戮世摩罗的实况报道。
“丢人!”
戮世摩罗如是评价,他原本以为上官鸿信和他是同一类人,不扳倒俏如来不罢休的那种,他挤出一滴眼泪,失望了。
公子开明先是被吵醒,再双眼无神地看了一会戮世摩罗拙劣的表演,真的有够神经啊!
于是敌军多了一个上官鸿信,友军只剩下公子开明,偏偏公子开明和俏如来其实关系不错,他为了戮世摩罗和俏如来结仇根本犯不上,史艳文又是俏如来的班主任,俏如来一整个近水楼台先得月,戮世摩罗怼大哥怼不过,气得撂挑子,拉着自己班主任帝鬼跑到史艳文面前宣布,
“从今以后帝鬼老师就是我干爹了!”
帝鬼一脸懵逼,俏如来和史艳文面面相觑,还没等帝鬼解释我不是,我没有,他瞎说的,默苍离已经在一旁冷笑着“砰”的一声拉上了办公室的门。
至此打倒俏如来联盟彻底解散。
公子开明在星光下手舞足蹈地给鬼飘伶讲他们还没付诸就已经流亡的计划,鬼飘伶听笑了,抬手捏了捏公子开明的脸,被后者一爪子拍开,鬼飘伶顺势拉起公子开明的手,
“You are so cute,上官鸿信,戮世摩罗还有小明。”
“阿飘,你对cute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公子开明任由人牵着他走,
“戮世摩罗不说,落翅仔明显是见色起意的笨蛋呐!”
鬼飘伶闻言闷笑一声,
“You are so cute,Ming.”
“阿飘,别笑了哦,再笑打你了哦,打了哦,打了!”
当然,表白加故意绕远路走回宿舍的下场就是两人错过了门禁时间,被宿管拎着教训,公子开明朝鬼飘伶顽皮地吐了吐舌头,鬼飘伶突然觉得这顿训也是很值得。

3
“阿飘,恭喜成年,生日——快乐。”
公子开明从背后窜出来,把礼物搁在鬼飘伶头顶,他和鬼飘伶的爱情勉勉强强可以称为小长跑了,公子开明比鬼飘伶要大那么几个月,鬼飘伶的生日过二十五天就是情人节。
鬼飘伶拿下礼物,一枚小小的领针,冰蓝色,很衬他,
“阿飘,你是太感动了么?”
公子开明伸手在发呆的鬼飘伶面前晃了晃,鬼飘伶握住作乱的那只手,然后落了一个吻在素白的指节上。
鬼飘伶吻得虔诚,公子开明眯起了眼,嘴边划出一抹坏笑,抽出手抬起鬼飘伶的下巴,飞快地一口亲在鬼飘伶的脸颊上,然后跑开,
“阿飘,你知道成年了能干什么了么?”
公子开明冲他喊,鬼飘伶摸了摸公子开明吻他的位置,烫得厉害。
其实公子开明是开玩笑的,当然是开玩笑的,但鬼飘伶从底子来说是一个耿直的人,他在那天晚上又梦到了公子开明,只不过这次公子开明一丝不挂地被他压在身下,他吻过他的额头,脸颊,嘴唇,脖子,锁骨一路往下,肌肤相亲,滑腻的感觉让他欲罢不能,然而在最关键顶入的那一刻,鬼飘伶醒了,他躺在床上深吸了一口气,欲望早已经竖立。
“Damn!”(该死!)
那一天鬼飘伶看到公子开明就想起昨晚梦里的绮旎风光,耳根发烫,面色发红,
一向足智多谋的公子开明琢磨了半天也没明白阿飘红光满面的原因。
事实的走向证明有些玩笑是不能和青春期的孩子开的,特别还是热恋期的男孩,公子开明终于意识到这一点是他打开阿飘的抽屉看到了那种方面的书,鬼飘伶以前是从来不看这类书的。
公子开明翻了两页后心情复杂,嗯他的阿飘长大了,
“明?”
鬼飘伶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他打开的抽屉和公子开明手上他的书,
公子开明少有惊慌,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条件反射地转过身把书往身后一藏,随即又镇定下来,都是男生这点东西也不算秘密,他何必不好意思,
“阿飘啊,不是我说你,这种书应该藏床底的,也就你光明正大地放抽屉!”
公子开明轻咳一声若无其事地把书放回去,却被鬼飘伶半路拦截,鬼飘伶带着笑再翻开,
“明喜欢什么姿势?”
公子开明噎死在这句里,完蛋,什么时候鬼飘伶比他高了一个段位他都没有察觉?
鬼飘伶慢慢靠近,把公子开明圈在怀抱里,呼出的气息飘在脸上,有点酥麻,
“阿飘!”
鬼飘伶仔仔细细地把眼前人看了个遍,看到公子开明脸红心跳,看到公子开明闭上眼脸上写着四个大字,任君采撷。
然而最终鬼飘伶只是把脸埋进公子开明的颈窝,
“我想要小明,but is has not reached that point.”(但还不到时候)
公子开明本来毫无防备已经视死如归,现在愣了一下反而松了一口气,把脸靠在鬼飘伶的脑袋上蹭了蹭,以后他绝对不瞎刺激他的阿飘了,万一哪天鬼飘伶在他没有准备完全的时候把他直接办了,
“但是小明,要一个吻。”
鬼飘伶略带委屈地抬起头,
给!不就是一个吻!
然后公子开明差点溺死在鬼飘伶狂风暴雨的法式舌吻里。

4
公子开明是被手机的闹铃吵醒的,
如果星期一永不来临就好了,
如果不用上班就好了,
如果还有寒暑假就好了,
想起昨晚的梦结束在那个吻,公子开明有点脸红,起身把散开的头发扎好,一定是老了才会怀念起过去,他转头看身边依旧呼吸均匀的鬼飘伶。
不可思议的奇迹,他和鬼飘伶谈了十年的恋爱然后步入婚姻,看这个架势是真的一鼓作气从初恋走到白头偕老,想起梦里青涩的自己,公子开明又笑,凑过身去一个吻落在鬼飘伶嘴角,
“阿飘,起床,上班喽。”
鬼飘伶没有动,于是又一个吻,这次不偏不倚印在唇上,
“阿飘,起床喽,起床喽,快起床喽!”
鬼飘伶还是一动不动,公子开明压过去,蹭蹭鬼飘伶的鼻尖,
“阿飘,你是不是装睡骗吻?”
“Yes.”
鬼飘伶被他蹭得痒,睁开眼,蓝色的眸子满满都是温柔的笑意,抬起手圈下身上的人,鬼飘伶让他靠在自己胸膛,心跳沉稳有力,是安全感,
“我梦见阿飘和我表白,和我求爱。”
“我现在也想和小明求爱。”
“阿飘,起来了,没时间了,上班喽!”
公子开明抵着鬼飘伶的胸膛想起来,鬼飘伶依旧圈着人不让他如愿。
在清晨的阳光里,鬼飘伶抚过公子开明高高的马尾,点了点他狭长的眼角,然后笑
“小明,要一个吻。”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End



石墨链接
https://shimo.im/docs/6muPXkfnK94ghkru






评论(2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