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帝策】烛龙饲养日记

ooc属于我,
私设,摸一个鱼

这是一个烛龙蛋,公子开明绕着桌子转了一圈,得出了这个结论,可是为什么他的木鸢会给他驮回来这种东西,思考了一会觉得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公子开明打了一个响指,索性今晚加餐好了,挥挥手支起篝火,厨具,哼着曲子把烛龙蛋丢进煮开的水里,然而摸一摸蛋壳,依旧是冰凉,这样的温度明显不够加热烛龙的蛋,但公子开明是谁,他眯起眼看了看在水里浮浮沉沉的蛋,点上了三昧真火。
“咔嚓”,
听到动静是十几分钟以后,等公子开明再看锅里,蛋已经不见了,一条红色的小烛龙正在滚烫的沸水里游得欢快,蛋壳零碎地躺在锅底。
小烛龙看见公子开明立刻攀在锅沿,尾巴在水里“啪啪啪”得打起水花,两个小眼睛亮晶晶的,
公子开明沉默了一会,转身就走,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下一秒预感成真,他听见身后锅翻倒的声音,然后是水铺洒了一地的声音,接下来“呼哧呼哧”几声响,自己的外袍就多了一点重量,低头,小烛龙手脚并用,紧紧扒拉着自己的袍子,
“警告你哦,不是我把你孵出来的,我不是你老妈,别跟着我哦。”
小烛龙歪过头,一口咬在袍子上,颇有点打死都不放的意味,公子开明阴测测地盯了他一会,拎起小东西,
“好像最近需要人试试药,那就你了吧。”
“叫你什么好呢?”
“帝萌萌吧。”
被命名为萌萌的烛龙在公子开明的手里拼命挣扎。
显然萌萌对于他这个名字非常不认可,趴在角落里闹了很久脾气,公子开明给他端来吃食放在他旁边也不肯当面就范,非要等公子开明走了以后才肯进食。
“本策君供你吃供你喝还给你取名,你不该感谢本策君么,还天天臭脾气给谁看。”
终于有一天,公子开明在帝萌萌的哼哼声里把他从角落里抱了出来,后者在魔怀里扑腾,
“帝鬼,战修罗,你的名字。”
感觉到怀里的小东西安静了,
“但我觉得还是萌萌好听一点,可以做小名。”
公子开明把他举起来,四目相对,烛龙低下头好像无奈妥协,拿头蹭了一下公子开明白皙的手背,
嗯?滑滑的,感觉好像挺舒服,于是多蹭了几下。
公子开明笑意更深,打开门,把龙一把丢出去,关门,一气呵成,臭小子这么点大就知道吃人豆腐。
然而转身,还没走两步,就听到门外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什么情况,他被吓了一跳赶紧打开门,就看到刚被丢出去的小家伙哭得那叫一个凄厉,
“你你你……真的是烛龙么?”

接下来的日子,公子开明深刻觉得他可能捡的不是强大的烛龙后代,是哭包,
如果不和他一起睡,会哭,
如果自己出门不带着他,会哭,
如果不理他,也会哭,
豆大的眼泪不要钱,歪,说好的魔都是残忍独立的,这只是当初被三昧真火烧坏了脑子么。
公子开明窝在床上思索着是不是他的责任,看了看身边睡得挺香的烛龙,还在梦里砸吧砸吧嘴,可能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然后一口咬在了自己的尾巴上。
烛龙咬合力度之大让公子开明心下一惊,连忙去从他口里解救他的尾巴,然后把尾巴放到他咬不到的地方,拉上被子。
这肯定不是烛龙,烛龙哪有这么傻的……
公子开明这样想着然后闭上了眼睛,可是他没能睡三个时辰就被一阵哭吵醒了,迷迷糊糊开眼看到身边的烛龙抱着自己的尾巴哭成了个泪龙,小烛龙看见他醒了,哭得更加响亮,
“你咬我的尾巴,呜呜呜——”
魔你凭爸本策君咬你的尾巴,公子开明觉得眉头一跳,心里骂了一句,
“等等……你能说话了?”
“你想吃我呜呜呜呜,我就知道你肯定想把我养肥了吃我,当初你就是想吃我……”
公子开明第一次觉得有龙可以比他吵,还不如不会说话,叹了一口气卷着衣袖给小烛龙擦眼泪,
“本策君没有想吃你,对天发誓,对地发誓,发誓。”
“真的?”
“真的,本策君骗你有好处?”
小烛龙终于停止了啜泣,但愣了一会又颤颤巍巍地举起尾巴给公子开明看上面的牙印,
“那这个呢?”
你看这个牙印……真看不出来是你自己咬的么,公子开明一时无言以对。

自从能用语言交流之后,凡是帝鬼的需求,公子开明都在嫌弃里尽量地满足他,以至于帝鬼长得飞快,体型大到像一只骆驼,已经不能叫小烛龙了。
听说龙都会吐息,烛龙也会,而帝鬼的第一次吐息酿成了公子开明的悲剧。
那天中午帝鬼趴在公子开明藏书阁里午睡,他喜欢藏书阁倒不是因为喜欢看书,而是阁里燃的紫檀香是公子开明的味道,魔世独一份,烛龙的尾巴惬意得一甩一甩的,醒来时鼻子一阵痒,张口吐出一团火焰,然后这时猛得刮来一阵风,火焰还没消融就被风改变走势,点燃了木制的书架。
帝鬼愣了一愣发觉自己闯祸了,赶紧拿尾巴去拍打窜起的火苗,但烛龙的火焰哪里那么容易被扑灭,更不幸的是因为拍打力度过大弄到了一排书架。
等公子开明闻讯赶来,魔兵已经扑灭了火焰,但是可怜的藏书也差不多损失殆尽,帝鬼蹲在烧毁的书架旁小心翼翼地看公子开明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嗯嗯嗯,会吐息了?”
公子开明看了看知道自己犯了错畏缩在那里的大烛龙,摆摆手示意他下来。
帝鬼闭着眼睛低下头,以为公子开明会给他一棍子,但后者只是抬起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上的红色龙麟,
“你没事就好啦,本策君是那么小气的人么,别哭了,多大的龙了。”
“没哭,是烟熏的。”
年轻的烛龙别扭地转过头。

帝鬼原本以为他会和公子开明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可有一天晚上他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剧痛从额头传来,让他忍不住低吼,随后不只是额头,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被一种力量压缩,仿佛绳子勒进了血肉,他的尾巴一下一下重重地拍打在地上,把大地打出一条条裂缝,惊动了公子开明。
“放松,放松,别去抗拒它。”
恍惚中他听见熟悉的声音,是公子开明,随即他又感到了别离的悲伤,
“我是不是要死了,我还没……”
“不是,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这是正常现象,放松就好了——”
他感到公子开明的手放在他脸颊上,一点微弱的温暖蔓延开来,让他无比眷恋,疼痛也仿佛缓解。
大概是剧痛需要很多精力去对付,以至于感觉不到痛时他已经困得迷迷糊糊。
“睡吧,我就在这。”
帝鬼听到公子开明这样说,于是他遵从这个人的话语闭上了眼,因为后半句让他无比安心,在梦里他拥有了人型,修长的双手双腿,强健的体魄,可以去拥抱去保护这个他最依赖的魔。

帝鬼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醒来以后发现他的梦变成了现实,但他环顾四周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一切陌生的光景让他有点焦虑,焦虑却引出了力量,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源源不断的力量。
事实如此,当帝鬼正真意识到他踏上的是叫修罗国度的土地,真正明白当年那场剧痛对他的意义,在这片国度里他的力量已经数一数二,魔性终于苏醒,他征伐称王,却一直没有看到那个身影。
战事迫在眉睫的时候帝鬼就越发的怀念那人拔高的声线,跳脱的举止,以及他的手放在他额前的温度。
他背着手走至修罗国度的城垛,看了看天空里那个残缺的蓝月,抬手摸了摸头上的角,百年沉睡让他从龙身蜕变成人型,让他长出了真正属于烛龙的畸角,让他变得成熟,可是公子开明拿三昧真火煮他的事仿佛是在昨日,忍不住笑了声,
“嗯嗯嗯,为什么你的人型看起来那么,那么,那么老气横秋?”
惊诧转身,是太熟悉的脸孔,即便过了百年也不见衰老的一张脸,他压下心中冲过去抱住人的悸动,
“公子开明。”
“没礼貌——直呼其名,我可是把你拉扯大的人呐,”公子开明带着笑徐徐走近,“想要一统修罗国度?”
“一统魔世。”
他看见公子开明的嘴角愈加上扬,这一次他应该是做对了,
“那么就喊我策君吧。”
帝鬼感觉到,公子开明环住了他,于是张开双臂把人抱紧在怀里,
“嗯,朕的策君,公子开明。”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送给名朋帝鬼(75),你能尽快找到你的策君么,拍肩。

石墨

https://shimo.im/docs/G4oEHRsm2HgFkzMQ
End

评论(1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