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里泡枸杞

deideidei,你说的都dei

【网空/胧御】我和它谁可爱

#ooc属于我,童话故事
#对不起修空,让你精分了
#六一快乐

像网中人这样的男人会养猫很不可思议,原本外人对他的评价,网中人,一个冷酷无情的猛男。
但自从他从路边捡回名叫小空的黑猫,每次出门小空趴在他肩头“喵咪咪”一开嗓,评价就变成了网中人,一个外冷内热,铁汉柔情的,猛男。
对比网中人养猫来说,胧三郎养了一只叫御魂笑光辉的狐狸就比较好理解了,他是喜欢珍禽异兽珍奇异宝的人,那么养一只紫色毛毛的狐狸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两只小动物的相遇并不是特别美好,那天胧三郎搬家搬到了网中人的对面,当时小空趴在网中人跑了四条街才买回来的令它满意的软垫上打呼,被刺耳的刹车声惊得一跳,尾巴毛炸了一圈。
网中人去买菜了,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打扰本帝尊睡觉,小空安抚了下被吓坏的尾巴,雄赳赳气昂昂地钻出屋子去找罪魁祸首。
在这个时间段,小区里的小动物们都知道不要打扰黑猫小霸王休眠,心照不宣地远离了网中人所在的那栋楼,所以当小空冲下楼只看到了一只紫毛狐狸蹲在一辆雷克萨斯LS旁悠闲地晒太阳,小空抖抖身上的毛,拿出了妖魔共主小区帝尊的姿态踱过去,
“你,新来的不懂规矩?”
御魂舔了舔爪子,在阳光下眯起狭长的眼,瞥了一眼比自己矮了一头的黑猫,
“你谁?”
闻言小空又是毛炸了一圈,心里自动把御魂划分进了外来想要抢地盘的敌人区域,伸出爪子刚想对面前的狐狸来那么一下,就被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小空回过头,一个和网中人一样高大的男人站在身后。
“御魂,你已经交到新朋友了么?”
胧三郎弯下腰抱起自己的宠物,一下一下顺毛,风度翩翩的男人抱着乖巧的小狐狸,这样和谐的画面让小空如临大敌,
敌人的爪牙出现了!爱将你在哪里!小空转身就跑,一阵喵咪咪,嗷呜呜地冲回屋子撞进刚回家的网中人怀里,网中人赶紧兜住小东西,抬手把小空拎起来,
“臭小子,你干什么?”
“爱将!新的风暴出现了!”
小空被拎在空中,四只爪子来回比划描述事态的严重性,当然,在男人看来小空只是在空中胡乱地蹬起爪子,听来也只有不停地喵喵喵喵,于是网中人把小黑猫往沙发上一放,收拾收拾去切鱼片,
“又抽什么疯?”
此时楼下的胧三郎刚从小空疯狂逃跑的背影里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躺得一脸惬意的小狐狸,
“我吓到它了么,御魂。”
御魂翻了个白眼,摇摇蓬松的大尾巴,神经质。

自从御魂入住了小区,还住在自己对面,小空的危机感一天比一天明显,前不久路过绿化带大草坪,发现御魂身边围了一圈崇拜的小猫咪,小空深吸一口气,终于拍板这样下去不行,一定要和这只狐狸决出一个胜负。
今天小空起了一个大早,又把急急忙忙地把网中人赶去上班,挥一挥爪子召集了小区里的小动物们,然后等胧三郎也外出,它就带着一群小尾巴敲开了御魂的门,
“狐狸,来一决胜负!”
御魂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睡眼惺忪,
“比什么?”
小空愣了一下,它只顾着给御魂下挑战书忘记了挑战的内容,趁小空沉思的时候,身后的小猫咪们开始提议,
“比谁爬得高!”
“你欺负人哦,狐狸会爬树么?”
“爬树还会下不来,不如比谁能获得更多的糖,今天六一诶!”
“不给糖就捣蛋!”
“那不是六一,是万圣节阿笨猫。”
小猫咪一阵讨论,最后打闹成了一团,小空举起爪子示意它们安静,清了清嗓子,
“我们就比谁更可爱,找三个人,谁先被抱抱谁就算赢,输的人以后要乖乖听赢家的话。”
御魂抬起爪子“啪”得一下按在小空举起的爪子肉垫上,
“成交!”
第一个人选是由小空定的,它冲着御魂挑衅地一笑,大摇大摆地领着御魂到了小区的凉亭,此时帝鬼一般正在那里溜他名叫公子开明的画眉鸟,小空远远就看到帝鬼一头红发,钻过去,蹭了蹭他的裤脚,
“你来了。”
帝鬼提着鸟笼冲小空笑了笑,公子开明在笼子里蹦来蹦去,对这种撒娇卖萌的行为表示不屑,
“你又想干什么,本策君警告你哦,你离他远一点,他是不会收养你的。”
“策君我给你带了礼物。”
小空笑眯眯地在鸟笼底下绕了一圈,示意公子开明去看它身后的御魂,
“狐狸……狐狸!这里有只狐狸!”
公子开明炸了,它昔日对狐狸吃鸟的故事深恶痛绝,御魂对于它的激烈反应毫无兴趣,
“干嘛说三遍,你没见过狐狸啊?”
趁着御魂和公子开明斗嘴的功夫,小空扑进了帝鬼的怀里,开心地甩甩尾巴,本帝尊赢了哦。

第二个人选是御魂选的,御魂耸了耸耳朵思索了一下,径直向小区里的便利店跑去,便利店最近新来了一个员工叫幻姬重子,重子是个来中国留学的日本女孩,很可爱笑起来两个酒窝甜甜的,她有一个同样留学的大男子主义男友,叫立花雷藏,据御魂所了解,雷藏对猫毛过敏。
每天中午雷藏都会来接重子下班,然后一起去吃饭,御魂狡猾地掐掐时间,窜进了便利店,
“御魂君!”
重子刚解下围裙就看见御魂“蹭蹭蹭”地蹦上了收银台歪着头看她,重子被逗笑了,
“御魂君不可以的哦,这里不能坐。”
眼看重子伸手就要把御魂抱下来,小空心里哼了一声也窜上了收银台,狐狸居然也用熟人策略,它还以为御魂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
小空也蹲在收银台上挺起胸,看你先抱谁!
重子对着两个争宠的小动物噗嗤笑出声,店门被人推开,一个响亮的喷嚏在店里炸响,
“重子,阿嚏!重阿嚏……这里有阿嚏,猫……”
雷藏一句话分三句讲,艰难地在惊天动地的喷嚏里吐完了全部,小空早就在第二个喷嚏响起的时候刺溜地窜下收银台,扒在台子后面一脸严肃困惑地看这个雷声制造人。
重子咯咯得笑,把御魂从收银台上抱下来,小狐狸趴在温柔的怀抱里蹭了蹭,居高临下,冲着小黑猫得意地笑,一比一了哦。
重子放下御魂,笑着把打喷嚏打到涕泪横流的雷藏推了出去,递上纸巾,雷藏吸了吸鼻子,
“咳,最近天凉了。”
重子抬头看了看天上六七月的大太阳,一口亲在雷藏脸上,
“嗯,天凉了,儿童节快乐雷藏宝宝。”
小空和御魂不约而同地,嫌弃地看了一眼门外的立花雷藏。

这第三个人选小空和御魂决定是路过便利店第一个人,这样绝对公平又公正。
在火热的天气火热的比拼里,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慢慢走近,先是小空眼前一亮跑了过去,心中想着御魂还真是倒霉,来得还是它的熟人,回头却发现御魂也一脸兴奋地冲它的目标跑去。
“史艳文!”
“史艳文!”
史艳文只是下来买个酱油,却遭到了平生最可爱的拦截,一只小黑猫一只小狐狸窜到他面前排排蹲着摇尾巴,两脸要抱抱,史艳文面露难色,
“小空啊……还有御魂……”
“你认识他?”
“你也认识?”
小空和御魂对看了一眼,交换过眼神,是都熟悉的人,再回头看史艳文的时候,小空和御魂把自己的可爱值开到最大。
“史艳文,只能抱一个!抱我,要抱抱!”
“史艳文,抱我给你摸尾巴!”
“我也有尾巴的!”
史艳文面对两只挡在他面前一通乱叫的小东西无可奈何,
“爹亲?你在这干嘛?”
俏如来的出现明显让史艳文松了一口气,然而地上的小空和御魂却同时炸毛了,
“俏如来!吃我爪子!”
“俏如来,我拿尾巴制裁你!”
俏如来面对袭来的攻击冷笑一声,一手捞起一个抓在手里,
“爹亲,我送它们回去。”
史艳文连连点头,拐进便利店买了两包糖一只怀里塞一包,摸摸这个再摸摸那个,
“小空和御魂都要乖乖的。”
被俏如来遣送回去的小空和御魂蹲在家楼下郑重其事地面对面,
“我们打平了,没有分出胜负。”
“都怪俏如来!”
“对!都怪俏如来!”
第一次达成共识的两小只拿爪子撕开糖包装,垫起一颗含到嘴里,不过看起来对方也不是那么讨厌,至少有共同的敌人俏如来,还有糖吃,糖甜甜的,也挺好的。

星期六的早晨,本该可以睡懒觉的网中人早早地爬起来,带自家的宠物……看牙医。
昨晚小空捂着腮帮子,疼得喵咪咪地叫了一宿,
“臭小子你到底吃了什么?”
小空当然不敢和网中人说昨晚它把史艳文给的一包糖全吃了,把脸埋进网中人怀里装死。
网中人开着车到宠物医院,下车抬头看到对面停车位上一个男人抱着一只紫色的狐狸从车上下来,他有点印象好像是小区里新搬来的。
“你好,我是胧三郎。”
而胧三郎一眼就认出了网中人怀里的黑猫是当初和御魂在一起的那只,
“网中人,”彼此怀里都抱着点什么就省去了客套的礼节,“来给宠物看病?”
“是,看起来是牙疼。”
网中人看看对方怀里哼哼唧唧的狐狸挑了挑眉,这么巧,
“我的这个也是牙疼。”
“那一起?”
在两个男人决定并排同行带宠物看病的时候,怀里原本蔫蔫的两只开始叫唤了,
“拒绝!阿郎——我不要和它一起!”
“爱将,他们是坏人呜呜呜,不要一起。”
“谁是坏人?阿郎超级好的,天下第一好!”
“爱将才是天下第一好,会做小鱼干拌饭。”
“那有本事来单挑啊!”
“挑就挑!让他们单挑!”
网中人和妖神将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了,浑然不知自家宠物已经给他们决定好了solo的命运。

———————快乐的分割线———————
———————快乐的分割线———————

猫和狐狸能不能吃糖不哉,文本需要,现实请麦随意投喂哦
End

评论(8)

热度(60)